人類睡眠的結構


   
   利用腦動電描記器做的研究,
顯示出人類睡眠時的腦部活動是在
   兩種基本類型之間反覆地變動,
一種叫做【同步活動】,
   此時神經細胞是一起發射訊號;
而不一起發射訊號的則叫做【異步活動】。
 
 
   異步睡眠在圖表上面的記錄,看起來既無韻律、也沒有什麼道理
 神經細胞發射的訊號看起來非常雜亂無章
   作夢,就發生在這一類型的睡眠之中。

 所以,大家也許會說:
   「怪不得我作的夢總是混雜得很,       
            因為我的神經細胞沒有在同步活動嘛!」

 這種說法或許沒錯,但是請大家考慮一下這個問題:
「當我們在清醒之際,就像是此刻讀著這本書的時候,
我們腦子的活動是屬於哪一類型呢?
 我們的神經細胞是在同步發射訊號或是
在製造雜亂無章的異步活動呢?」
 
   奇怪吧:當我們清醒的時候,我們的神經細胞也是在進行異步活動的。 
 因此,大家可能又會想:「怪不得我整個禮拜都做不了事情,
   因為我的神經細胞是在任意地發射訊號!」

 我們的腦子在清醒作夢階段中都在從事異步活動
這個事實乍看起來似乎是和我們的直覺互相牴觸。
在邏輯上面,好像當我們清醒的時候、
   當我們的腦子在忙著工作的時候,
這些神經細胞應該要顯示出同步活動才對:
 本來我們在清醒時的大部分體驗,不都屬於「同步進行」嗎?

 也就是說,當我們清醒的時候,可以同時接受好幾種感官上面的刺激。
 從我們感官上面輸入的一切訊息,全都被整理歸納入一個連貫合一
   「知覺環境」中;而我們所有的聽、摸、嚐、嗅、看,
   就全是在這個有組織的、同步進行的感官環境裡面進行。
 
   然而,剛才提到「在清醒和作夢之際,神經活動都是異步」的矛盾,
   又該怎麼解釋呢?

 它的解釋可以從觀察中得到,就是清醒(甚至作夢)之際的同步現象,
 並不表示神經行為細胞層次上面也會如此。
 
   當一部腦動電描記器監督著神經活動時,它唯一能夠探測的只是
   神經總體行為。出現在腦動電描記器圖表之上的異步活動
   並不代表我們的神經活動真是那麼地雜亂無章或是不協調,
   而只是表示被測量的那些神經細胞,是在不同的時間之內發射訊號
   這些訊號經常還會彼此勾消

 也許我們可以這樣去想:
   【異步活動】,是神經細胞正在互相溝通的一種活躍狀態
 這些細胞正在彼此之間以及腦子的各部位之間傳遞感官的訊息
 如果可以把異步進行的神經活動,想成是代表自己腦子裡面的各部位
   都正在忙碌地彼此溝通,那麼就看得出:
   是因為神經細胞處在這種高度活躍的狀態,我們才能夠在清醒之際,
   對自己的種種活動做出那些同步進行的體驗

 要具有意識(此處是用它最口語化的定義,即清醒的意思),
   就需要我們的一切感官能力,都處在活躍的狀態當中,並且要能夠在同時間
   之內被綜合到一個合一的知覺環境裡去
 
 
   反之,我們腦內神經細胞同步活動,則只有在我們睡覺之際才會發生。
   當我們在同步睡眠的時候,這些神經細胞就會開始發出多多少少
   彼此一致的訊號
 
   當研究人員繼續探討睡眠的本質時,他們又觀察到神經細胞的訊號
   在經過一段時間以後,就會顯示出不同程度同步發射。

   換句話說,在夜裡睡覺的時候,我們腦內所有的神經細胞似乎會在某個階段
   裡面同時發射,而在其他的階段裡,雖然訊號的發射仍然是同步的,
   卻不是那麼高度的同步。
 
   於是,研究人員就有了一個新發現:
  
  就是在睡覺的時候,我們的腦子會緩緩地進入一個高度同步的境界
  等同步的韻律達到最高峰以後,就會再緩緩地退下來

 如今,大多數的人都已經熟知睡眠會有不同階段的觀念:
   而睡眠的不同階段,即是指神經細胞同步活動的各種不同等級

 研究人員鑑定出同步活動有四種不同的類型,也就是睡眠的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處於同步活動範圍的最低點,此時同步活動輕微,
   我們處在淺睡的狀態
 這個階段是發生在躺下來、剛剛失去知覺之際
   第四階段,即最為同步的階段,則表示我們已經進入深睡當中。
 
   除此之外,研究人員又發現睡眠有一定的順序,睡眠階段的模式是
   定期地每九十分鐘循環一次

  
(註:我們的睡眠真是驚人地有規律。除非是有什麼特別的病症干擾,
                否則它們全都是以九十分鐘為一周期,也全都歷經類似的階段。)

 實際上,「正常」的睡眠結構是這樣地精確,若是有什麼地方弄亂了—
   好比是哪個階段的順序不對,或是作夢時間太早,都是發生在患有抑鬱症
   或精神分裂症病人身上的現象—就會引起此方面的心理病症。

 因此,每當有人睡不安寧或是心理健康有問題的時候,
   往往就會去一間睡眠實驗室裡把自己的睡眠製成圖表。
   醫生將結果與正常的模式相比,根據兩者的差異,就可以做出各種不同的
 診斷,定出適合的治療方案。
 
睡眠的第一階段:

   當我們剛睡著的時候,是進入睡眠的第一階段,
   一個在其他階段來臨以前的短短過渡時期

 在這個階段裡面,我們會開始失去知覺
失去對自己的體驗有所覺察的能力
 我們偶爾還會有一種叫做「睡前心象」的經驗,
就是在我們不知不覺快要睡著之際,會在心裡「看到」各種
星星條紋顏色幾何圖形視覺印象等等。

 當這些心象變得栩栩如生,進入了淺夢的地步,有時候會從中驚醒。
 這種現象不是作夢,兩者之間有非常重大的差別。

睡眠的第二階段:
 
   我們的腦子在幾分鐘輕微的同步活動以後,
   就會進入第二階段的睡眠:

 此時,腦動電描記器會顯示出我們的神經細胞更是在同步地發射訊號
 全世界那些監督、量度、製圖、思考、評估睡眠的睡眠實驗室中,
 標準程序是要等到一個人進入這個階段的時候,
   才能夠記錄下他的「睡眠開始時間」。

 這是因為我們時常會從第一個階段中稍為醒來一下,也許就只是翻個身、
 調整一下枕頭的位置和自己躺著的姿勢,然後才再真正地睡熟。

   等第二個階段開始,這個晚上的睡眠就可以說是真正發動且再也不會被打斷了。
 
   我們在第二階段會睡上十到二十分鐘左右,此時我們腦內的神經細胞會
   頗為同步地發射訊號:
 如果我們將有第三、第四階段的睡眠,就是會在這個時候發生。

 第三第四階段的睡眠被認為是深睡時期
(這是對把睡覺者叫醒的難易程度而言),
 自覺睡得不好、失眠,或是患有抑鬱症的人,一般就不會有這兩個階段的睡眠,
 不過大多數人都是會有的。

第三和第四階段的睡眠:
 
   第三和第四階段的睡眠加起來約有四十到五十分鐘的長度,
   此時神經細胞的活動是高度同步的。

 再過來,在同步活動達到最高峰以後,我們就會開始從深睡的階段中退出,
 又漸漸回到淺睡的階段裡去。

   差不多在七十五八十分鐘以後,
 我們的身體就會開始顯示出它已經進入了另一種睡眠階段的標記。
 
   到目前為止,我們的睡眠一直帶有同步活動的特徵,
 可是此刻我們的身體卻在開始準備一種生理上的大轉變:
   就好像是有個高級瑞士錶在計時一樣。

 身體到了這個時候,就會忽然把我們推進一個夢的境界裡去。
 我們頸後的運動神經不會再服從動彈的指令
(防止我們把夢境實際扮演起來);
 神經細胞會顯示出高度活躍的異步活動眼球會開始在眼皮底下轉來轉去
 彷彿是在看電影或是在找東西。

  在心靈的深處,我們已經是踏入了夢境的美妙世界。
 
   這個睡眠模式(從一、二、三、四、三、二、一階段到作夢)
   每九十分鐘就會重複一次

 不過,在我們整晚的睡眠過程當中,
花在不同階段的時間會稍微有點改變。
 每完成一次循環,花在作夢這個階段的時間就會增多一些
   而花在第三第四階段的時間則會減少
 
   例如:
           假使我們持續不斷地睡上六個鐘頭,
           腦動電描記器會顯示出四次的睡眠周期,
         每次是九十分鐘長;
           而在每一周期中的作夢時間會逐漸增長。

         在第一周期時,可能有八分鐘時間在作夢;
            在第二周期,有十四分鐘;
            第三周期,有二十二分鐘;
            第四周期,有三十分鐘。    

   因此在這六小時的睡眠之中,我們作夢的時間就會有七十四分鐘長
 假設我們又再多睡上一個周期,花三十六分鐘在作夢上面,
   那麼在七個半小時的睡眠過程當中,就會有一百一十分鐘、
   幾乎是兩個鐘頭的時間在作夢了。
 
   這種九十分鐘的睡眠周期,是專屬於人類的一種特殊生物韻律
 雖然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非是這個數字不可,
   但是大家的睡眠卻全都在嚴謹地遵循這個時間表。

 此外,和深睡的階段相比,我們比較會從淺睡的階段中醒來;
   而和所有的同步睡眠階段相比,我們又比較會從作夢的階段中醒來;
   我們這個九十分鐘的周期,一般也就決定了我們會從睡眠中醒來的時刻。
 
 作夢之際會有各式各樣的幻覺活動,因此它是睡眠中最不穩定的一個階段
   也是最容易醒來的時刻

 實際上,我們每天早晨真正(或是最後一次)清醒以前,
   已經短暫醒過好幾次了

   通常在清晨的作夢階段裡,會有五、六次醒來的傾向
   我們的眼睛甚至連睜都不睜開一下;
 然而,在腦動電描記器的記錄上,這些「微醒」是非常明顯的。
 為什麼我們在清晨醒來之際,常常
記得自己剛剛是在作夢,
   因為可以說是我們作的夢吵醒了自己。
 
   由於這種從夢中醒來的傾向,再加上作夢總是發生在九十分鐘周期的末端,
 所以我們睡眠的長度差不多都是九十分鐘的倍數
 最常見的是睡上四個周期─三百六十分鐘(六小時)或是
   五個周期─四百五十分鐘(七個半小時)。

 如果我們在半夜醒來看時鐘的話,就會發現這個九十分鐘的周期,
   確實是在決定我們睡眠的長度,而甦醒的時刻也確實會是九十分鐘的倍數。
 
   雖然如上所說,睡眠通常是以九十分鐘為一周期,而且我們通常
   會從周期末端的作夢階段之中醒來;
 但是有許多變數可以把我們從睡眠的任何一個階段中驚醒,
   如鬧鐘的鈴聲、孩子的哭號、室友的吵鬧、
 貓狗的呼叫、街上的喧嘩、上廁所的需要等等。
  
   有一點已經被證明的,就是我們如果是從作夢階段之中醒來
   通常會說自己剛才在作夢
 我們如果是從睡眠的其他階段中醒來,就不會說自己剛才是在作夢
 甚至會認為自己整個晚上都沒有作過夢

  我們即使是從夢中直接驚醒,也是很難記住夢的細節。
  大部分的夢在我們起身去浴室以前就已經被忘得精光了。


        上文轉載自【不要在夢中沈睡】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