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  為  見  性  ?

 

【觀心工夫】   元音老人
  
 untitled  


 

       所謂 “ 見性 ” 者,明白也。
       明白妄心不可得,明白妄心是真心的妙用。
 
       見性是見無所見,沒有一點東西的。
       譬如現在你們大家把念頭一斷,什麼也不想,
       一切的現象都在你們的視線之
內,但是你們沒有著哪樣東西哪個人,
       雖然有許多人很多東西,但見無所見,
不知道誰是張三,誰是李四,
       這是什麼,那是什麼,這無念的靈知,能起見聞覺知的功能,
       即當人的本性。

       如果我分辨出是張三、李四、茶杯、陽傘等等,
那就糟糕了,那是著相了。
       經云:“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假如你有所見,那就不是真見,
       所以 “ 見不能及 ”,“ 見要離見 ”,要離開自己的見,才是真見。
       無所見,那就是你們的佛性。
 
  什麼時候能夠了悟這赤裸裸的智慧性,就在什麼時候“得其自性智之見宗”。
       得其自性智之見宗,即識取了自性,契入了大圓鏡智,見到了宗旨,
       也就是明心見性了。
 
  我們當下念一斷,而了了分明,這是什麼?!
       捨此,再去別求佛性,就沒有了。不要以為沒有三明六通,
沒有同諸佛力用,就不是開悟、不是佛,
並非這一生修行就能有諸佛一樣的大神大用。
 
  第一須開悟見性,就是明白我們一念斷處,了了分明的是佛性。
       不是念頭起處是佛性,更不是親見念頭起是佛性。
       是看到念頭起,不跟他跑,一念斷處了了分明的是佛性,這點不要弄錯。
       還有不著相的念頭是起妙用,著相的念頭是妄想造業,
這裡須分別清楚,不可含糊。
 
 
      如何見性?
 
  當前念已斷,後念未起時,冷眼瞥著就明白自己本來是佛了。
 
  一念不生,就後際斷。前際者,前念;後際者,後念也。
       前後際“啪”地斷了。照体,就是能照一切事物、能起一切妙用之體 ─ 本性。
       朗然 ─ 即不著一切相,即如如佛 ─ 這就是佛啊!你看說得多清楚。
 
  要見一真法界,就要把妄心歇下來,在一念不生時,迴光一照,
       看到本性光明,這就是自己的本來面目,再不要去求其他什麼神奇玄妙的東西。
 
  要在妄念斷處,認識真心,體驗真心。
       若不能一把擒來,就是“ 當面錯過 ”,那就不能見性了。
 
  所謂見者,不是用眼睛看見什麼,而是體會。
       但怎麼見到這一真法界呢?就是當你不思善、不思惡,一切妄念不起時,
       迴光一鑒,這個一念不生,了了分明而又非同木石的是誰?
 
  我們無論修什麼宗,都要修至能所雙亡,心法雙泯時,“啪 …”地一聲,
      “ 大地平沉,虛空粉碎 ”,一無所有而又了了分明的自性本元体才能顯現出來!
 
  內而身心、外而世界一齊化空,虛空也粉碎。
       但非斷滅,有個了了靈知在,那就是本性顯現。
 
  我們打坐修行,能夠照見妄念,這是好事,不要起疑惑,應繼續精進修行,
       待到功夫成熟,“啪…”一下子脫開,子光、母光合成一體,一大光明藏也!
 
  抓攝六根,把妄想打斷、身心脫落,本來的佛性就顯現了。
       所以,如法修持非常重要,不如法修持就不能見性。
 
  境界好也罷,境界不好也罷;順我的心也好,逆我的意也好;
       都不去管它,那就時時刻刻都見性。
 
  人總是妄想紛飛,對什麼都去分別,這個好那個壞,這個是那個非,
       這個真那個假……在那裡分別不休。你若能時時刻刻離開 “ 能所、是非 ”
       等等分別,不住相、不粘境,一切都不可得,不可得也不可得,
       那就是本性時時朗然現前,就是時時不離“ 本定法身見 ”啊!
 
 
      通過相來見性
 
  相不破,本性不能顯現。 
  著相就錯誤,千萬不要著相。
 
  真空之性(真心)無形相,看不見、摸不著,要由事相(色)來反映、顯現,
       如此講就比較徹底了,因此有“ 事以理成,理以事顯 ”之說。
       事以理成即一切事物是由理體而成就的。

       這理體 ─ 即我們無形無相的一真法界,在什麼地方可見呢?
       在事相上見,由事上顯現,故云理以事顯。
      
 
  不是在相之外去見性,也不是在性之外取相,相都是我們的妙性所顯現的。
 
  你要知道一切境界都是法身的妙用,通過境界識得真心。
 
  若從究竟說來,假就是真、真就是假,全假即真、全真即假。
       若沒有法身,從何顯出報身、化身呢?報化身離開法身能顯現嗎?
       就像離開水顯現不出波浪、離開鏡子顯現不出影子一樣,
       離開法身也顯現不出報化身。

法身在哪裡呀?

法身就是眼前的森羅萬象啊!

       森羅萬象離開了法身就無從顯現,我們透過相來見性,性就是相、相就是性。
       分真分假都是我們自己的妄心分別,法身無相,無相而無不相,法身本來就如此。
 
  開悟之後,妄想、妄念、妄心,都翻成我的佛性的妙用了。
       今天再給大家下個注解:妄心、妄想、妄念,著相就是妄。

       反過來不著相:

      
所有一切思想都是我們佛性的妙用,
       所有一切思想都是成就一切事物的妙用,
       都是我們佛性的妙用。

       佛性要起妙用,不是坐著守住不動,那是黑山背後,坐在鬼窟裡面,
       不能成佛,坐幾千萬年也不能成佛。因為死在那裡不動,不知道怎麼叫佛。
       佛就是現在妙用無邊而不著相,能說、能講、能行、能做一切工作,無所住著,
       活潑潑的,靈妙真心,這是真佛。
 
   
  依 “ 妄念緣境、念之隨起 ” 而觀察自心本相。
       妄念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緣境而起。
       妄念是隨著外境而起現的,這就是妄念的緣起。
       依照妄念的緣起來觀察自心本相。

       妄念是因境界而有的,假如光有境界,沒有真心,妄念也起不來。
       比如,境界是風,真心是水,妄念是波浪。若沒有水,光有風,也起不了波浪。
       緣境而起的妄念是因為有真心才能起,所以根据妄念的緣起能夠觀察到自心本相。
       就像見波浪即是見到水一樣,從而 “ 認知法身自相 ”。

       我們的真心 ─ 法身本來是無相的,但是,境界一來,真心緣境界就會起現妄念。
       通過起妄念,可以反証真心,可以認知法身無相的自相。光有眼球,
       是不能看見東西的。由於本性的妙用,借眼球這個工具生起視覺,才能看見東西。
       如果這無相的法身不生起視覺,那就視而不見了。

       生病了,腳很痛,哎呀!痛死人了!這也是真心的妙用,
       無相的法身通過神經系統這個工具生起触覺,才能覺得疼痛。
       若無真心,既不會感覺到痛,也不會喊痛。
       通過妄念的緣起,從而認識真心的,這就叫“見”。

 
  “有” 之當體就不可得,這才是真空。
       執著偏空,而不認自性,就沒有力量,就透不過境界。
       若認識自性,种种境界不過是自性的妙用。就像鏡中之影、水上之波。
       認得鏡子識得水,就不會被影子和波浪所迷惑,一切境界自然很容易空掉。
 
  其實,妄念本身是虛妄不可得的,也沒有什麼滅不滅,
       不住著它,便視之為滅。妄念滅後,就 “ 隨妄本淨 ” 了,隨著妄念的消滅,
       就是本來清淨的真如法身了。經云: “息下狂心,即是菩提”。
      
 
      見性不難
 
  這個佛性不在別處,就是現在一念斷處的離念靈知。
       當妄念都放下,一點不起的時候,這時候也不是沒有知覺,還是了了分明。
       這了了分明的靈知,就是我們的佛性。所以見性不難。
 
  其實,見性一分鐘也不要,當下就能教大家明白見性了。
       但是大家往往在這個地方不敢承當。
 
   
  其實,明心見性不在別處,就在眼前,就在你能見、能聞、能行、能做處,
       迴光一瞥,識得這個靈知就是自己的佛性,則一生修學事畢。
       一切眾生都能見能聞,所以一切眾生都是佛。

       只要在這能見、能聞等八大作用處,迴光一照,認識這能見者是誰,能聞者是誰,
       在這上面一見而肯定,再不生疑,進而綿密保任,不要讓它沾染色境,時時空靈。
       才有念起,便予覺破;剛將著境,隨即牽轉。
       做到內不隨念轉、外不為境遷,何愁不能圓証菩提!
 
  問:一切言談舉止,包括我現在提筆寫信,都是本性的妙用。
               其本身“ 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垢不淨 ”。
              但非同土木草石,而是一種靈知覺性,人人本身具足,
悟此則為見性。對嗎?
 
       答:不對,這只是理解,不是見性。這種理解,遇事不得力,無用。
              見性悟道首先要將身心世界化空,悟理後還須在事上透得過,
              如遇事透不過,亦不為見性。如果事上透得過,但住於空靈
              而不開顯大悲妙用,仍不算真見性。
 
   
      見性無定所
 
        行也如此、坐也如此、睡也如此、吃飯也如此、做事情也如此,
        久久功夫成熟,觸機遇緣,“啪!” 地一下子就斷掉了。
        執著色相的妄習,是多生歷劫養成的,就是因為它才有了六道輪回,
        它像繩子一樣捆住你,使你的佛性不能發顯。

        你現在用功修法,就是要把這根繩子磨斷,越磨越細,越磨越細,
        最後細如發絲,“啪” 地一下就斷開了,這就叫做“ 頓時得解脫 ”。
        頓時解脫的一剎那,不一定在座上。我曾再三地對諸位講,
        不一定是在座上打開本來,也可能是走路的時候,也可能是在睡覺做夢裡,
        也可能是在做事的時候,突然內不見身心、外不見世界,
       “ 啪 ” 地一下就打開了。

       沒有一定的場所,不一定在什麼地方。一定在家裡面嗎?
       一定在打坐的時間嗎?都不一定!有時候是在路上,有時候是在公共場所,
       有時候是在睡夢當中,它都可能顯現。

       功夫成熟了,時節因緣到了,它自然顯現,這叫做 “水到渠成”。
       不可 “ 將心待悟 ” 啊!不能等待開悟,一有等待心就壞了,它就永遠不來,
       永遠不得開悟了。最重要的是好好做功夫。做功夫,它自然會來;
       不做功夫,它就不會來。

你期待它,等著它,有了這個等待心,它也不會來。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