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 ─ 回歸原點的鑰匙

葛吉夫‧海寧格
 
  

 
人極大部份的能量,
都是耗費在完全不必要、
而且不管從哪方面來看,
都是有害的工作上。

譬如耗費在不愉快的情緒活動、表達不愉快的感覺、憂慮、
坐立不安、急躁以及一系列完全無用的自動化反應等等。

如果你願意,你也可以發現很多其他這類的例子,
首先是在我們腦子裏,有一股不停流動的思緒,
這我們既無法停止也不能控制,
同時它也支付了非常非常多的能量。

其次是我們有機體上,有很多沒必要的肌肉緊張,
即使是在什麽事都不做的情況下肌肉也是繃緊著
一旦我們開始做一件即使是小小的、無關緊要的工作,
原本是用來應付最艱困、最費力的工作,
而一旦如此,整個肌肉系統立刻就開始行動。

例如,我們從地上拾起一根針
卻用了可以舉起一個像我們身體一樣重的力氣
我們寫一封簡短的信,卻用上足以寫一巨冊書本的力氣。
但重點在於我們一直不斷耗費肌肉的能量,
即使我們什麽是也沒做。

當我們走路,
我們的肩膀和手臂的肌肉毫無必要緊繃著;
當我們坐著時,我們的腳、頸、背以及胃部的肌肉,
也很沒必要緊繃著,
我們甚至還在手、腳、
臉和全身緊繃的情況下睡覺。

而且,我們並不知道我們耗費了過多的能量在:
不停地準備從事一些不必要的工作,
而沒有將能量花在生活上 ─ 真實有用的工作上面。

更甚的,我們還可以指出:
不停地和人談話以及談任何事的習慣,
如果沒有人就跟自己談;
耽溺在幻想、白日夢的習慣;
還有不斷改變心情、感覺、情緒,
以及許許多多自認為應該去感覺、
去想、去做、去說的但完全無用的事。

昏睡的人,
覺得一切都很正常,
沒有什麼新鮮事。
 
記得自己的人,
會不斷感受到衝擊。
 
他會發現自己剛剛說的話是自動出來的,
自己剛剛點頭是自動出來的,
自己一天中說話、行動都是自己出來的,
而在當時他都錯以為是自己的抉擇。
 
所以他會不斷驚訝於:
「我剛剛怎麼會這樣?」

記得自己更深的人,會覺得處處都是奇蹟
他常常會忍不住問自己:「事情怎麼會這麼奇妙?

為了調整以及平衡三個中心以維繫我們生活功能的工作,
我們必須有效利用有機體所生產的能量,
勿將其浪費在沒必要的功能上,
而保留給會逐漸連結低等與高等中心的活動上……

當人處於記得自己的第三種意識狀態時,
他會記得情感中心的力量遠比理智中心來得強,
因此,他不會做「以自己的理智來說服別人的情感」這種愚行。


回家,需要一把開門的鑰匙。
記得!自己才是回歸原點的鑰匙。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