澧州高沙彌悟道因緣


        
 
澧州(治所在今湖南常德)高沙彌,
藥山惟儼禪師之法嗣,俗姓及籍貫不詳。
  
初參藥山禪師。

藥山禪師問:“ 甚處來?”
    高沙彌道:“ 南嶽來。”

藥山禪師問:“ 何處去?”
           高沙彌道:“ 江陵受戒去。”

藥山禪師問:“ 受戒圖甚麼?”
高沙彌道:“ 圖免生死。”

藥山禪師道:
“ 有一人不受戒,亦無生死可免。汝還知否?”

高沙彌道:
“ 恁麼則佛戒何用?”
 
藥山禪師道:
“ 這沙彌猶掛唇齒在。”

(這沙彌猶在拾他人之言語,徒圖口舌之快)

  高沙彌師聞言,禮拜而退。

 
高沙彌剛退下,道吾禪師前來侍立。

藥山禪師道:“ 適來有個跛腳沙彌,卻有些子氣息。”

(剛才有個跛腳沙彌,倒是有一點兒修道者的氣息)

道吾禪師道:
“ 未可全信,更須勘過始得。”


於是,到了晚上,藥山禪師上堂,
召呼道:“ 早來沙彌在甚麼處?”

高沙彌當即從大眾中走出來,站在藥山禪師跟前。

藥山禪師問:“ 我聞長安甚鬧,你還知否?”
高沙彌道:“ 我國晏然。”

(意思是,我的內心很平靜)


藥山禪師問:“ 汝從看經得、請益得?”

(你的這顆平靜的心,是從讀經中得來,還是從參學中得來)

高沙彌道:“ 不從看經得,亦不從請益得。”

藥山禪師道:“ 大有人不看經、不請益,為甚麼不得?”

(有很多不看經不參學,為什麼他們沒有這顆平靜的心)

高沙彌道:“ 不道他不得,只是不肯承當。”

(不能說他們沒有,只是他們不肯承當而已)
 
藥山禪師回頭看著道吾、雲巖二禪師,說道:
“ 不通道。”
沒有料到吧)

高沙彌悟道後,有一天他前來辭別藥山禪師。

藥山禪師問:“ 甚麼處去?”

高沙彌道:“ 某甲在,眾有妨,
且往路邊卓(搭建)個草庵,
接待往來茶湯去。”

(我腿腳不便,住在這裏,有礙大眾。
我想暫且在路邊搭建個草庵,用茶水來接待往來的客眾)
 
藥山禪師道:
“ 生死事大,何不受戒去?”

高沙彌道:“ 知是般事便休,更喚甚麼作戒?”

(知道自性這件事就完了,還喚什麼作戒)
 
藥山禪師知道高沙彌意志已定,便說道:
“ 汝既如是,不得離吾左右,時復要與子相見。”
 
於是,高沙彌便離開藥山禪師,前往住庵,隨緣接眾。

有一天,他特地回來看望藥山禪師,不巧路上遇上了大雨,
衣服都被淋濕了。藥山禪師見了,高興地招呼道:“ 你來也。”

高沙彌道:“ 是。”

當時雲岩和道吾二禪師也在場。

                   藥山禪師道:“ 可煞濕!”你的衣服濕透了)

           高沙彌道:“ 不打這個鼓笛!”

               雲巖禪師道:“ 皮也無,打甚麼鼓?”

               道吾禪師道:“ 鼓也無,打甚麼皮?”

藥山禪師哈哈大笑道:“ 今日大好一場曲調。”


禪門師徒之間的這種活潑與風趣,
於此可見一般。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