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沙.師備 禪師



 
福州玄沙師備宗一禪師,雪峰義存禪師之法嗣,俗姓謝,福建人。
少年時,喜好釣魚,每天泛一小舟于南台江上,跟江上的漁者相遊戲。
唐咸通初年(860),師備剛好三十歲。

回想起這以前的一段生活,他忽然生起強烈的出家願望,
於是棄舟投芙蓉靈訓禪師座下落發,旋即又前往豫章開元寺受戒。
此後,他便寡言少語,一心精進修行,布衲芒屨,終日宴坐。
眾人都為他的巨大變化感到驚異。
 
師備禪師本與雪峰義存禪師,是同門師兄弟,
都曾經親近過芙蓉.靈訓禪師。
但是,從悟道因緣上看,雪峰禪師卻是他的得法老師。
因為師備禪師以苦行著稱,故雪峰禪師常常稱他為備頭陀。
 
一天,雪峰禪師問師備禪師:“ 阿那個是備頭陀?”
備禪師道:“ 終不敢誑於人。”
 
第二天,雪峰禪師又召師備禪師前來,試探他說:
“ 備頭陀何不遍參去!”
師備禪師道:“ 達磨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
雪峰禪師一聽,便點稱是。
 
後雪峰禪師住山開法,師備禪師隨而從之。
他一邊兢兢業業地幫助雪峰禪師建立道場,一邊隨眾入室請益,
不分昏曉。後因閱讀《楞嚴經》,突然發明心地。

從此以後,師備禪師機鋒敏捷,往來酬答,無不與契經相應。
諸方學人,凡有未決,必前來從他請益。甚至與雪峰禪師對機,
亦當仁不讓。雪峰禪師曾讚歎道:“ 備頭陀再來人也。”
 
一日,雪峰禪師上堂云:
“ 要會此事,猶如古鏡當台,胡來胡現,漢來漢現。”

話音剛落,師備禪師便出眾問道:“ 忽遇明鏡來時如何?”
雪峰禪師道:“ 胡漢俱隱。”
師備禪師道:“ 老和尚腳跟猶未點地在。”
 
景德傳燈錄卷十八:「師南遊莆田縣,排百戲迎接。
來日,師問小塘長老:『昨日許多喧鬧,向什麼處去也?』
小塘提起衲衣角。

師曰:『料掉勿交涉。』」

此則公案,顯示二師之機鋒相當,靈通妙會,
就「動靜不一不二」之玄境,所作之機緣問答,
充分表現出禪門師家參究玄境時,
其穎解妙悟與臨機應物之契當捷敏。

《三種病人》

  又作玄沙接物利生、玄沙三種病、玄沙三病。

師備禪師藉如何接化盲、聾、啞三種病人之問題所拈提之機緣語句。
碧巖錄:「玄沙示眾云:『諸方老宿,盡道接物利生,
忽遇三種病人來,作麼生接?

患盲者,拈鎚豎拂,他又不見;患聾者,語言三昧,他又不聞;
患啞者,教伊說,又說不得。且作麼生接?
若接此人不得,佛法無靈驗。』

僧請益雲門,雲門云:『汝禮拜著!』僧禮拜起,雲門以拄杖挃,僧退後。
門云:「汝不是患盲。』復喚近前來,僧近前,門云:『汝不是患聾。』

門乃云:『還會麼?』僧云:『不會。』
門云:『汝不是患啞。』僧於此有省。」

此則公案之前半,玄沙以盲、聾、啞三種人喻指昧於真見、真聞、真語之人,
而非指肉體上之盲聾啞者。蓋諸佛出世之一大事因緣,
旨在教化被無明所障而迷失本真之凡夫,故玄沙云「若接此人不得,佛法無靈驗」。

公案之後半,某僧以玄沙之語請示雲門文偃禪師,
雲門乃以直接動作作答,絲毫不予其僧以分別思量之機會,
當下了然自己原即不盲、不聾、不啞,
直如迷妄凡夫原皆本具真如佛性,惟於見聞覺知妄起分別,
久之自然與諸法實相天淵懸隔,
一如有眼之盲者、有耳之聾者、有口之啞者。

是以此則公案之關鍵乃在超越見聞覺知之分別妄想,
而契入不可思議、不可言說的實相無相之境界,
故透過雲門之靈活機法,其僧即頓然省悟。

《聞燕子聲》

玄沙師備因聽聞燕子之鳴聲而拈提之機緣語句。
五燈會元卷七:「師因參次,聞燕子聲,
乃曰:『深談實相,善說法要。』便下座。

時,有僧請益曰:『某甲不會。』
師曰:『去!誰信汝?』」

此則公案中,玄沙聞燕子之聲,乃隨機告示門人,
此聲乃諸法實相善巧說法之顯現。然於現實世界中,
此種諸法實相之大說法,卻往往無人能知曉,故僧言「不會」。

玄沙遂道「去」,其意概謂諸法實相之大說法與人之領會與否無關,
而係在於親身之修行體悟;故該僧縱然不能領會,
然仍須自行解決自家之生死大事,
此則與諸法實相無關,故玄沙斥退之。

又該僧既不能了知吾人自身,與諸法實相當體之關係,
亦未能領悟玄沙以「燕子聲」為諸法實相善說法要之表徵,
直如迷妄凡夫,以分別情想而逕自判定燕子聲即燕子聲、
諸法實相即諸法實相,彼此兩不干涉,故率然答以「不會」。

然玄沙則認為,若自諸法實相單純、直接、自然法爾之意義而言,
無論何人皆能領會其真實意義,一如燕子聲實乃諸法實相所顯現的真如法性
故言「誰信汝」,表示不信彼僧不能體會此一單純而自然之法性。

師備禪師出世後,初住普應院,後止玄沙,開法接眾,
殷勤不倦,天下叢林,皆望風而禮。閩帥王公審知,亦待以師禮,
並奏賜紫衣,號宗一大師。師備禪師示寂于後樑開平戊辰(西元908年),
春秋七十四歲。師備禪師法化于閩,前後三十餘年,
禪侶七百許人,其得法者首推羅漢.桂琛禪師
 
師備禪師不僅宗門透脫,而且對教下經論亦頗精通。
故他住山以後,在接眾方面,除了直指之外,
還經常不辭口舌,委曲指點。他的不少開示法語,
對初學者而言,顯得很平易近人,不失為參禪學道者的入門指南。
現摘取一則法語,如次:

 
“ 佛道閑曠,無有程途。
無門,解脫之門;地意,道人之意。
不在三際,故不可升沉。建立乖真,非屬造化。

動則起生死之本,靜則昏沉之鄉。動靜雙泯,即落空亡。
動靜雙收。瞞頇佛性。必須對塵對境,如枯木寒灰,
臨時應用,不失其宜。鏡照諸像,不亂光輝。
鳥飛空中,不雜空色。所以十方無影像,三界絕行蹤。

不墮往來機,不住中間意。鐘中無鼓響,鼓中無鐘聲。
鐘鼓不相交,句句無前後。如壯士展臂,不藉他力。
師子遊行,豈求伴侶?九霄絕翳,何在穿通?
一段光明,未曾昏昧。若到這裏,體寂寂,常的的,
日赫焰,無邊表。圓覺空中不動搖,吞爍乾坤迥然照。
 
“ 夫佛出世者,元(原)無出入,名相無體,道本如如。
法爾天真,不同修正。只要虛閑,不昧作用,不涉塵泥。
個中纖毫道不盡,即為魔王眷屬。句前句後,是學人難處。

所以一句當天,八萬門永絕生死,直饒得似秋潭月影,靜夜鐘聲,
隨扣擊以無虧,觸波瀾而不散,猶是生死岸頭事。
道人行處,如火銷冰,終不卻成冰。箭既離弦,無返回勢。
所以牢籠不肯住,呼喚不回頭。古聖不安排,至今無處所。

若到這裏,步步登玄,不屬邪正,識不能識,智不能知。
動便失宗,覺即迷旨。二乘膽顫,十地魂驚。語路處絕,心行處滅。
直得釋迦掩室於摩謁,淨名杜口於毗耶。須菩提唱無說而顯道,
釋梵絕聽而雨花。若與麼見(現)前,更疑何事沒棲泊處?
離去來今,限約不得,心思路絕,不因莊嚴,本來真淨。
動用語笑,隨處明瞭,更無欠少。
 
“ 今時人不悟個中道理,妄自涉事涉塵,處處染著,頭頭系絆。
縱悟,則塵境紛紜,名相不實,便擬凝心斂念,攝事歸空,
閉目藏睛,終有念起。旋旋破除,細想才生,即便遏挎。

如此見解,即是落空亡底外道,魂不散底死人。
冥冥漠漠,無覺無知,塞耳偷鈴,徒自欺誑。
這裏分別則不然,也不是隈門傍戶,句句現前,
不得商量,不涉文墨,本絕塵境,本無位次,
權名個出家兒,畢竟無蹤跡。

真如凡聖,地獄人天,只是療狂子之方。
虛空尚無改變,大道豈有升沈?
悟則縱橫不離本際,若到這裏,凡聖也無立處。
若向句中作意,則沒溺殺人。

若向外馳求,又落魔界。
如如向上,沒可安排,恰似焰爐不藏蚊蚋。

此理本來平坦,何用剷除?動靜揚眉,是真解脫道。
不強為意度,建立乖真。若到這裏,纖毫不受,指意則差。
便是千聖出頭來,也安一字不得。

久立,珍重!”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