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芳草、逐落花



 
   湖南長沙的景岑禪師是南泉.普願禪師的門人弟子,
    由於他談禪論道機鋒敏捷,人稱「虎和尚」。
 
    有一年仲秋晚上,景岑禪師與仰山慧寂禪師一起賞月。
    仰山禪師指著天上的明月說道:
    「這個大家都有,只因無明,不能充分使用。」

    景岑禪師不以為然:「既然大家都有,怎麼會沒有人充分使用?
                                           今天機緣會合大好明月,正等你使用!」

    仰山禪師道:「用一用月光倒也有趣。就請景岑法座先來試試。」

    景岑毫不客氣,奮身跳起踢倒仰山禪師。
  仰山禪師非但不生氣,反而讚嘆道:「真像大蟲。」
 
 又有一次,景岑禪師遊山歸來,行至門口,仰山禪師問道:
   「何處去來?」
 景岑禪師回答:「遊山來!」
 仰山禪師追問:「遊什麼山處來?」

 景岑禪師道:「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
 仰山禪師大為讚賞:「大似春意。」
 景岑禪師再補充道:「也勝秋露滴芙蕖(荷花)。」
 
 
 仰山禪師認為:心如同皎月,只是雲遮月隱,被無明、
                            煩惱曚蔽了心靈。
 景岑禪師卻說:一切在於個人,只要有禪就能雲飛月顯。

    仰山請他利用一下月光,景岑立即將他推倒,
   意思:在禪月交輝之下,還須你多言?

   「真像大蟲」意即:禪能靜能動,禪之大力猶如獅虎之勇猛也。
 
   景岑遊山歸來,仰山禪師問他到那裡去?
   他回答說:「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

   這說明了禪者的來去,是順於自然,合乎法性,
   你說是「春意」,難道「秋心」就不好嗎!
 
   這是禪者明乎一切法,用於一切法,不捨一切法!
 
                        
                                                                                            ─ 星雲大師.《星雲禪話》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就教於初心大德:

    上個週六夜晚,夥同內人及友人到國家音樂廳聆賞了德國萊比錫布商大廈
    管弦樂團的演出,曲目是布魯克那的第八號協奏曲。我是帶著靜心的心態去的,
    剛開始我閉目聆聽,竟然發現波濤洶湧的樂音在全身的細胞響徹與迴盪,通身無不如此。
    更奇怪的是眼前竟會出現好似極光的色彩,不斷地飄移、變幻,也好像新加坡五光十色的水舞,
    不知道是否就是布魯克那投注於協奏曲的思緒的意象化,不得而知?

    第三個樂章開始後,我改變以睜眼的方式聆聽,結果只見布商大廈管弦樂團好端端的在眼前的音樂廳上,
    先前的感覺全不見了,更慘的是被八九十人編制的樂團轟得四腳朝天,所有的弦樂、管樂各吹各的調,
    音量又極大,如此豈可「靜心」。正在危難之時,腦際忽然閃過虛雲的「參話頭」,原來我早就被大珠、
    小珠落一盤的各種樂音撕裂了。於是我重新調理身心,收攝六根於無為,以慧眼觀空於無相,結果就在
    不知不覺之間,聆聽者的角色與被聆聽的管弦樂團竟然又交融交織在一起了,更奇怪的是,所有的樂音
    竟然像TANNOY的同軸式揚聲器串在一起了,這樣說好似也不對,因為小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豎琴、
    小號、法國號、定音鼓等所有的樂音又極其細膩而微地分立,聲部、定位、堂音都不亂。此時的我竟然有如
    化身博士,全部變全成所有的樂器、樂音、觀眾或整個廳堂,此時的我也說不上是清淨或不清淨,
    只是感受到一種無可言諭的情境與氛圍,不知要說是一種滿足或感恩,不知要說是一種存在或消融,
    一切都說不出來。

    只是聆賞一場音樂會,都可以搞成這樣,這是「過樣」腦神經錯亂嗎?
    就教於佛學淵博的您,希望不吝指教,謝謝!

    學佛人 敬上
  • 請教初心大德:

    「真理不能被追尋得到的,它會自動走向你。

    你能追求的只是已知的東西。
    當心靈沒有被已知的東西折磨、影響時,
    那時候真理就會自動顯現出來。

    真理是在每片葉子裡,每滴眼淚中,它無時無刻都會出現。
    沒有人能引導你得到真理,如果任何人引導你,
    他只能引導你得到已知的東西。」 ─ 克里希那木提


    上述理論和您平素所說的剛好嚴重對立,克里希那木提認為真理在每片葉子裡,
    它無時無課都會出現。真理若是可以在每片葉子裡,當然它不會剛好在音樂廳堂缺席吧!
    而您認為一場音樂會是虛妄分別意識。

    是的,一場音樂會可能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更或是一場誤會,只是克里希那是世界知名的思想人物,
    或許他不懂什麼十八界、朱八界,可是比起偏安一隅的成佛之道,我該相信誰呢?

    小老鼠可以說它多麼力大無窮,山河蓋世,無敵鐵金剛,可是比起大象輕輕的一腳呢?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