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中  觀  照

 
  

作夢與觀照,是完全迥異的兩個現象,
只要試試一件事。
每天晚上你準備去睡覺時,
就在你半睡半醒、快要睡著的時候,
你對自己重複一句話:「我將會記得那是一個夢。」
一直重複說這句話,直到你睡著為止,

這麼做會花上幾天的時間,不過有一天你會驚訝地發現,
一旦這個念頭沉入到無意識裏,你就可以把夢當成夢觀照,
夢就不會抓著你。漸漸地,等你的觀照更加敏銳的時候,
你就不會作夢了,
夢是很害羞的,只存在於無意識的暗處,
因為它們不想被看到,
所以當觀照帶來光明的時候,夢就開始消失。
  
持續不斷地做這個練習,你就可以擺脫作夢,
你會訝異原來擺脫作夢其實有許多含義:
當你不再作夢,白天時,你的頭腦將不會像從前那麼聒噪。
其次,你更能活在當下,而不是在未來,或者在過去。

第三,你在行動當中的投入會全然且更加強烈。  
作夢是一種病,人因為有疾病需要要作夢。
當你可以不作夢時,你將會擁有一種全新的健康、全新的觀照。
部分你無意識的頭腦將會變成意識,於是你的個體性會變強。
不管你做什麼,你都不會後悔,因為你很有意識,
這使得後悔沒有出現的餘地。
  
觀照是你所能學到的最棒的魔術,它能開始蛻變你的整個存在。
當你開始觀照你的夢之時,你將會發現五種作夢的類型。

  
第一種夢只是垃圾

無數的心理學家只是在垃圾上打轉,根本是白費工夫,
會做這種夢是因為你工作了一整天後累積了太多垃圾,
就像你身體弄髒時需要洗個澡一樣,你需要清洗自己。

頭腦也在累積灰塵,但是你又沒辦法幫頭腦洗澡,
所以它有一個自動化的機制,好將所有的灰塵和垃圾丟出去。
夢不是別的,就是頭腦所丟出來的髒東西,
這是第一種夢,而且是比例最高的夢,幾乎高達百分之八十。
將近百分之九十的夢只是被丟掉的垃圾,別太重視它們,
隨著你的意識成長,你將漸漸地能加以分辨。
  

第二種夢是一種願望的實現

你有許多需求,是自然的需求,
但是你的頭腦受到神父及所謂的宗教導師的毒化,
他們甚至不讓你滿足你的基本需要,
他們譴責你的基本需要,你接受了那些譴責。
於是,你的許多需要都在挨餓,它們會要求被滿足,
第二種夢不過是為了完成你的心願。


由於其他人所下的毒,造成你抹滅了自己的需要,
無論被抹滅的是什麼,頭腦總會想辦法在夢中得到滿足。
你應該看的是你所需要的是什麼,而不是看它的意義。
意義是屬於意識的頭腦,而需要是無意識的,
那也正是第二種夢會存在的原因。

你一直切斷你的需要,所以頭腦只好在夢裏尋求滿足。  
你曾經讀過偉大的書籍,你的想法受到作者的誤導,
他們將你的頭腦塑造成某種樣子,使得你不再對存在打開,
你所讀的哲學使你變得盲目,使你切斷自己的需要。

這樣一來,那些需要會在夢中顯露出來,
因為無意識並不知道哲學是什麼,無意識不知道什麼叫意義與目的,
它只知道一件事,去滿足你的存在所需要的。
  
無意識會強迫自己作夢,這就是第二種夢,
它的重要性值得你去瞭解,值得你去靜心冥想。
無意識正試著要與你溝通:

「別傻了!你會受苦的,不要讓你的存在挨餓,
不要自虐,不要切斷你的需要,那是一種慢性自殺。」
  
記住:欲望屬於意識的頭腦,需要屬於無意識的頭腦,
這當中的差異別具意涵,值得你加以瞭解。
欲望來自意識的頭腦,無意識並不懂欲望是什麼,不會去操心欲望。
欲望是什麼?欲望來自你的思維、你的訓練、你的制約。
  
你要聆聽第二種的夢,去沉思冥想它,
它將會與你溝通,
告訴你你的需要是什麼。

 
第二種夢對你顯示出許多意義,
透過它,你開始改變你的意識,
開始改變你的行為,開始改變你的生活模式。
無論你的無意識說什麼,
傾聽它表露你的需要。
永遠記得:無意識所說的話是正確的,

因為它的智慧是歷經了你活過上百萬世後的淬煉。你的意識僅屬於這一世,
被你的學校所訓練,被你恰巧出生所在的家庭與社會訓練。
而無意識所攜帶的,是你所有活過的經歷……

當你是一顆岩石、一棵樹、一隻動物的時候……它攜帶了你整個過去。
無意識是極端富有智慧的,而意識的頭腦卻是極端愚蠢,
事情一定是這樣的,因為意識只是來自這一世,
很嬌嫩、缺乏經驗,所以很幼稚。
無意識是永恆的智慧,你要聆聽它。
第二種夢是無意識在對你溝通,還有第三種夢,


第三種夢是超意識在對你溝通的夢

第三種夢很少有,因為我們已經失去與超意識的連繫。
或許它已經變成一朵雲,飄進天空裏蒸發棹了,或許離你很遙遠,
但它依然在,
來自超意識的溝通很少發生,
唯有當你變得非常、
非常警醒的時候,你才會開始感覺到,
不然,
它將會遺失在頭腦所丟出的垃圾,以及頭腦所想滿足的希望,
那些未完成、受壓抑的事情當中。
你可能會失去它,可是如果你是覺知的,
你會發現它就象一顆鑽石般光華耀眼,與周圍的石頭完全不同。
  
當你感受到併發現有個夢是來自超意識的,去觀照它、冥想它,
因為它將會是你的指引,帶你找到你的師父。
超意識將會引領你朝向適合你的生活,朝向正確的紀律,
那樣的夢會變成一個深度的內在指示。
接下來是第四種夢,


第四種夢來自前世

它發生的頻率不能算少,可以說是常常出現,
但由於你內在一團亂的緣故,你分辨不出它來自前世。

  
在東方,我們已經深入研究第四種夢很久了,
也由於這種夢,我們才會栽在投胎轉世的現象上。
經由這類的夢,你漸漸地覺知到你的前世,
你往回走,回到過去的時間裏。

接著你將會發生許多轉變,當你能夠記得前世的自己是什麼樣子,
就算只是在夢中看到而已,
對你而言許多事情將會失去意義,
然後許多新的事情將變得有意義。
你生命中的整個形態將會改變,
你的完形
(gestalt)
將會改變。
  
例如,在你的前世裏,你累積了太多的財富,
你死的時候是全國最富有的人,
但在你的內心深處裏,你是一個乞丐,
由於這個緣故,你在這一世會再做一次同樣的事情。
倘若你能想起以前你所做的事,以及那些事如何地化為烏有,
你生命的形態將會在瞬間改變。

你看到在許多的前世當中,自己一再地去做同樣的事,
就像一台卡住的留聲機,陷在一個惡性循環當中,
你發現自己這一生又是同樣的開場,同樣的結局。
  
在你看到自己的幾個前世之後,
你會忽然很驚訝自己從沒做過什麼新鮮的事情。
你一次又一次地攢錢,一次又一次地想掌握政權,
一次又一次你變成非常博學多聞的人。

你一再陷入愛河,一再為愛受苦……
當你看見自己在重複這些事,你怎麼能還是一樣?
你的這一世將會立刻改觀,不再活在舊有的模式當中。
  
那就是為什麼幾千年來東方人會一再問一個問題︰

「要如何擺脫這個生與死的輪迴?」

似乎總是同一個輪迴、同一則故事一再重複上演。
要是你不知道的話,你還以為自己所做的是新的事情,你還感到非常興奮,
而我卻可以看出來你已經做過這些事情許多次了。
  
生命中沒有什麼是嶄新的,就像是一隻走在同一個軌道上的輪子,
因為你永遠不記得你的過去,你才會覺得興奮刺激,
當你回憶起來的時候,興奮刺激就會頓時無影無蹤,

在那樣的想起來當中,桑雅斯 (sannyas) 這種放開來、
自由與冒險的存在、生活狀態就發生了。
  
桑雅斯是脫離軌道的努力,是跳出軌道的努力,
是對你自己說出一聲︰
「已經夠了!從現在起我不會再多與舊鬧劇的演出,我要退出了。」

桑雅斯是完美的脫離輪子,不是脫離社會,
而是脫離你自己裏面那個生與死的輪子。
這是第四種夢。

  
最後一種夢:第五種夢

第四種夢是回到過去,
第五種夢是進入未來。

這種夢不常見,且十分稀有,當你極端脆弱、敞開,當你很有彈性時才發生。
過去會產生陰影,未來也會產生陰影,這兩者都在你裏面反映出來。
如果你能意識到你所做的夢,總有一天你也將會意識到這一個機會,
你發現未來正看著你,一扇門忽然打開,未來與你有一場對話進行。
  
這些是夢的五種類型,
現代心理學只知道第二種,
而且經常將它與第一種混為一談,其他三種幾乎很少人知道。

  
當你靜心,而且已經在夢中覺知到你的內在本質,許多事情將會開始發生。
第一件就是,當你逐漸能覺知到你的夢時,
你清醒時所看見的事實就不再能說服你,
正是因為這樣,
印度教徒才說這世界就像一個夢。

  
當某個人完全覺醒,當他成佛的時候,
他所知道的事實是沒有經過頭腦的,
那就是真相,
是「梵
」(brahman),是「究竟」(ultimate)。

有了頭腦,一切都變成夢,因為頭腦所裝的就是夢,
沒有了頭腦,沒有什麼能成為夢,只有事實清澈、純粹地存在著。

  
頭腦就像一面鏡子。
這世界反映在鏡子裏,
那個反映只是一個反映,它不可能為真。
當鏡子不在的時候,反映也跟著沒有了,現在你才能看到真實的世界。


在一個月圓的夜晚,寧靜的湖面上映現出一輪明月,
你試圖去抓取月亮。
這是每個人在許多世當中一直在做的事……
想要去撈湖中的月亮,
你當然永遠撈不到,這是不可能的。

你必須忘掉湖,並且朝反方向的地方看,月亮就在那裏。
頭腦就是一面湖,在這面湖中,世界變成幻象。
不管你是眼睛閉著作夢,還是睜開作夢,都沒有差別,
只要頭腦在的一天,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夢。
  
如果你去靜心冥想你的夢,這將會是你的第一個體悟。

  
第二個體悟將會是︰

你是一個觀照──夢在那裏,但你不屬於它。
你不是頭腦的一部分,你淩駕頭腦之上。

你在頭腦裏面,但並不是頭腦;
你透過頭腦在看,但並不是頭腦;
你使用頭腦,但並不是頭腦。

忽然間,你明白了你是一個觀照,
不再是一個頭腦。
這個觀照是最後、最終極的體悟。

接下來,不管你睡覺時作夢,或當你清醒時作夢都沒有差別……
你繼續維持觀照。
你待在世界裏,但世界無法再進到你裏面。
事情在那裏,可是頭腦並沒有想事情,事情也並沒有出現在頭腦中,
忽然間觀照出現,一切都改觀了。

  
一旦你抓到了訣竅,事情就容易了,
不然,它看起來很難,幾乎是不可能的,
睡覺時如何保持覺察的意識?
這件事看似不可能,但其實不然,
假如每天晚上你睡覺時,
在即將睡著之時試著警覺、觀照,它會花上你三到九個月的時間。

  
不過要記得,不要「主動地」試著保持警覺,
不然,你會睡不著覺。
只是被動地覺知,讓自己放輕鬆、放自然,從你的眼角往外看,
不要太積極,
只要被動地覺察,不要太在意。

坐在河邊,讓河水流過你的身邊,而你只是看著,
這件事將會需要三到九個月的時間……

    --- Osho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