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與和尚的故事》
  
石勒、石虎師事 佛圖澄 】

   

 
     佛圖  西域人,晉懷帝永嘉四年,來到中國洛陽,
他本想在洛陽建寺,弘法不巧正遭逢劉曜作亂,
京都洛陽非常紊亂,不得已,只有潛隱山林,
     以待局勢安定。  
 
     那時候,西晉已亡,東晉剛剛建國,石勒自封後趙王,
殘暴成性,以殺戮為能,出家沙門被他看到也不能倖免,
佛圖澄悲憫無辜眾生及沙門受戮,便杖策來到
     石勒大將郭黑略的軍門,郭信奉佛教,見澄即歡喜作禮,
迎至營帳供養,並請澄帥到他府中去住,澄法師為郭授五戒,
並為郭屢次獻謀,因此,每次出戰皆獲勝利。
石勒疑之,因問郭黑略,郭以實告,石勒聞聽非常高興,
     下令召請佛圖澄法師入見。
 
略施法術,石勒見信
 
     石勒見佛圖澄來,問道:“佛法有什麼靈驗?”
澄師知道石勒是一個粗魯的人,知識未開,
不達深理,只有用法術來導使其相信。
     因此就說:“佛道雖深邃,但也可以用眼前的事物作證驗。”
     澄師隨手取了一個食器,將器中注滿清水然後對著它密咒一會兒,
     食器中竟生出一支青蓮花來,光色鮮豔耀目,
石勒見了大感驚異的說:
     “真奇怪啊!”從此崇信佛圖澄,留於軍中參決大事。
 
諫勸暴君,救度生靈
 
     石勒是一個以殺人為榮事的暴君,但由於佛圖澄之勸阻,
許多無辜生命得免於難,而石勒之所以信仰佛圖澄,
實由於佛圖澄有許多的不可思議之處。
 
     有一次,佛圖澄對郭黑略說:“今晚敵人劫營!”郭稟知石勒。
     入夜,果如其言,因有準備,不但未遭敵人暗算,反而大敗敵軍。
     石勒欲試澄師,傳令軍將披掛甲胃,手執戈矛待命。

     於是派人告訴澄師說大將軍準備出戰,那知來人到了澄師處尚未開口,
     澄師就說:“平安無寇,不勞試告!”來人回告石勒,石勒對澄師非常尊崇。
 
     一天,石勒的殺性又起,並以沙門為對象,佛圖澄知之,
走避郭黑略府中,告訴郭家人說:
“如有石勒派人來找,就說不在。”
 
     須臾,果然有人來尋覓佛圖澄,郭府人等都說不知,
沒有看到法師何往?使者回報,石勒這時凶性已斂,自悔的說:
     “罪過!罪過!我不該生起惡念想害聖人,聖人捨我而去矣!”
 
     石勒很是後悔,一夜不得安眠,思欲見佛圖澄之面,
澄師知石勒已經自悔,次日一早即出現軍帳,
石勒見了又驚又喜,問昨夜何往?澄師道:

     “公有怒心,故昨權避,今已自悔,是以入見。”
     石勒大笑,向法師賠罪以後不敢再犯。
 
祈禳水源,解襄水荒
 
    襄城泉水枯竭,全城水荒,石勒問佛圖澄:“何以致水?”澄師道:
    “龍能興致石勒字名世龍,以為澄法師戲笑自己,乃說:
    “本龍不能致水,故相問耳。”佛圖澄道:
    “非戲言也,水泉之源,必有神龍居之,
今往敕語,必可得水。”

    於是澄師與弟子法首等到了泉源上,出水處久已乾涸,
從人都說沒有辦法了,但澄師那裏燃燒安息香念密咒三天后,
水潺然而流。士庶道俗圍觀,歡聲雷動,襄城水荒就此解除。
 
察往知來 事映手掌
 
    鮮卑族段波率眾圍攻石勒,石勒懼而問計于澄法師,澄說:
    “明早餐時,當擒段波。”石勒登城去看,見波軍蓋地而來,
不禁大驚失色,派人再問澄師,澄師說:“已獲波矣!”
這時城北伏兵奇擊而獲段波,
    石勒欲斬之。澄師勸安撫而釋之,石勒依從。
 
    劉曜篡位,派劉岳攻打石勒,石勒遣石虎拒敵,兩軍大戰於洛西。
    澄師自官寺到中寺,剛進寺門就歎惋著說:“劉嶽可憫!”
弟子法祚問何事?師說:“昨日亥時,劉嶽已被我軍捉住了。”

    劉曜得悉劉嶽已經戰敗被擒,親率大兵來攻洛陽,
這是一場生死的決鬥,石勒出城迎戰,問于澄師,
師曰:“軍出即捉曜也。”
果如其言,一戰而劉曜被擒。
 
    佛圖澄善誦神咒,能役使鬼神,他用麻油和胭脂塗掌,
便能於掌上映現千里內外之事物。當石勒出戰劉曜時,
他便與石勒子石弘守城,劉曜被擒,
    他首先傳捷:“戰事已經平定。”
 
扁鵲再世,起死回生
 
    石虎有子名斌,石勒甚喜愛,一日忽然暴斃。
    石勒說:“吾聞扁鵲有起死回生之術,惜今無此等人,
和尚乃國之神師,有救治方法否?”澄師以楊枝淨水治之,
石斌還複如故,石勒感載得五體投地,因令諸子都皈依師,
並常到寺中禮佛,為兒祈願。
    建平四年,一日天靜無風,而塔上的鈴聲忽鳴。澄師對眾說:
    “國有大喪矣七月,石勒死。”
 
一代宗師,榮顯已極 
 
    石虎敬重佛圖澄法師過於石勒,登位後下令道:
    “和尚乃國之大寶,榮爵不加,高祿不受,從此以後,
應衣綾錦,乘雕輦,常侍以下,都有抬輿之分,
太子諸公等要扶持和尚上下。

        和尚入朝,朝侍要唱“大和尚至!”余人聞聲都要起立恭敬,
以彰其德。又敕司空李農,旦夕親問起居安適,
澄師享受殊榮,在出家人中,可謂極矣。
 
凡夫欲子,欲害聖者
 
    石邃太子圖謀篡位,不懼別人,就怕佛圖澄有神通,先知其意念。
    因此,他與心腹計議,先殺害澄師。
 
    每月初一十五,澄師依例要上朝覲見石虎的。
這天,澄師進朝時先對弟子僧慧說:
    “有人欲謀害我,當我經過太子住處時,太子如留我談話,
        你就進去托言有要緊的事……”
 
    澄師入朝,經過石邃住處,石邃就延請澄師入內談話,
剛坐下僧慧即來報說:
    “君上有緊要事情議論”……澄師站起就匆匆辭了,
使石邃的陰謀來不及施展。
 
    太子欲篡位,澄師在石虎面前難言又難忍,只有以隱語示意,
但石虎不懂,不久事件發生石虎才知澄師示意。
 
密咒解厄,石虎遭斥
 
    郭黑略于長安中羌人伏兵,情勢甚厄。澄師於寺忽覺,
令弟子法常等齊持咒,念了一會兒說:“若從東南,可脫圍困。”
說完又念,不久又說:“脫矣。”
    經過一個月後,郭黑略回來說:
    “那次墜入羌圍,有一帳下小校,拉馬與我向東南突圍而出,
        及出不
知小校何人?甚概念不已。”
 
    一日,石虎連接三方告急,情勢危急,石虎忽生嗔心說:
    “我奉佛供僧,而今更增外寇佛僧不佑耶?”
澄師知之,正言告石虎道:
    “大王過去世為鉅賈,一次到廁賓寺供僧,與會六十羅漢,
吾乃其一,當時有得道人言:
“此齋主命終當受雉身,雉終當王晉地。
 
    今汝為王,已應佛法所言,戰場軍寇,國之常事,
何得怨謗三寶,而興嗔念?”
    石虎聆師一頓訓斥,感悔不已,跪地向澄師謝過。
 
祈雨澤民,異香驅盜
 
    有一年,天氣大旱,從元月至六月,滴雨未降,
鄉民到各均祠廟跪拜祈雨,仍是無雨。石虎請師祈雨,
當時就見白龍二條降於祠所,刹時大雨頃盆而降,
    方圓千里內,農作豐收,蠻貊之民,先不識佛法,及聞澄師之名,
都遙而拜,此可謂德被萬民,不言之化也。
 
    澄師派弟子到西域買香,走未數日,澄師於掌中見他路上遇盜,
生命危險,急燒香誦咒往護。及買香弟子,回來報告澄師說:
    “某月日,路遇盜匪,意為難免劫運,我忽聞香氣自國而來,
賊匪也無故驚叫說:
    ‘快逃!快逃!官兵到了!’因此得脫。”
飲料救火,香味撲鼻
 
    一日,澄師與石虎坐談,忽然驚叫道:“變!變!幽州大火災!”
    急忙取水灑之,久而笑說:“已得救矣!”石虎派人去查,回來報云:
    “那天炎從西門起,忽自西南飄來黑雲,一陣驟雨將撲滅。
    但是,雨後聞有濃香飲料氣味。”
 
太子交爭,二俱被難
 
    建武十四年七月,石宣石韜鬩牆,勢不兩立。
石宣到寺與澄師同坐,一鈴忽鳴,
    師問石宣:“汝解鈴鳴之意嗎?”石宣說不知。
    師說:“鬍子落度!”石宣色問是何意?師道:
    “老胡為道,不能山居,無言重茵美服,豈不是要落度嗎?”。
 
    石韜後到,師目視韜良久,韜懼而問,師說:
    “怪汝血奧,故相視耳!”韜不會意。
 
    八月,石虎與杜後來詢澄師,師說:
    “脅下有賊,十日內,此殿以東,當有流血事件,慎勿東行。”
    石虎與後疑慮,但不知禍自何來。

    後二日,石宣果派人害石韜於寺,欲再等石虎來視再行篡弑,
    但石虎因澄師先有誡言,隨時留意,得免於難。
 
    事後,石宣被捕,師諫石虎道:“既是陛下之子,何為重禍耶?
    君尚有六十紀年,如必誅之,宣為彗星下掃鄞宮也。”
    但石虎未從,燒死石宣,收其官屬三百餘人殺之。澄師悲歎不已!
 
妖孽出現,石趙末葉
 
    一日,澄師見一妖馬直入宮門,但見其馳向東北,刹時便不見了。
    澄師歎道:“災星至矣!”
 
    到了十一月,石虎大宴群臣于太武殿,澄師吟曰:“殿乎!殿乎!
    棘子面林,將壞人衣。”石虎令人發掘殿下石看,果有棘草蔓生。
    澄師回寺,面對著佛像自言自語道:“使人悵惘,不得莊嚴。”
          又說:“三年得乎?”自答云:“不得。”
又問:“一年,百日,一月得乎?”
    自己又答:“不得。”回到房中,對弟子法祚說:
    “戊申禍亂漸至,已酉石氏當滅,我於未亂之前,先行化去”。
 
    又遣人與石虎辭行說:
    ”物理必遷,身命無常,貧道焰幻之軀,化期已至,茲逆以仰聞。”
 
    石虎見此突然而來之事,茫然的說:
“不聞和尚有疾,為何忽言作別?”
 
    急忙來寺見師,慰問挽留。澄師說:
    “頭出頭沒,道之常也,緣分已定,非人能延。”

    藉此開示石虎一番,石虎號慟悲泣,如喪考妣,
眼見澄師安坐而逝。時晉穆帝永和四年,春秋一百一十七歲。
 
聖人化世,奇跡甚多
 
    後來,有沙門從雍州來,看見澄師入關,
就將此事告知石虎,石虎疑道:
    “我親見和尚坐去,急麼還有人看到他呢?”於是命人發塚開棺視之,
    棺中只有一塊石頭,什麼也沒有了,石虎看了很難過,歎道:
    “石吾性也,和尚埋我而去豈能久乎?”

    不久,石虎去世,冉閔作亂,殺石虎宗族殆盡。
    冉閔小字棘奴,也就是澄師所說的“棘子成林”的預言。  

    澄師身上左乳旁有一孔洞,能通徹腹內,有時他把腸子拿出來用水洗洗,
    然後再放進去,然後以布絮塞之。如果夜間要看書,就把棉絮拔去,
    洞中放光,一室通明。
 
    澄師身長八尺,妙解契經,並通世論,
石勒、石虎皆是殘殺成性的人,以師在其左右故,朝夕勸諫,
因而解救無數生靈,兇暴之石氏,也因師之影響,
    改變其性,受惠的百姓更不計數了。
    澄師出家 109 年,來華度弟子百余人,門徒有數萬人,
    由他經手各州郡所立佛寺八百九十三所,法席之勝可見一般了。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