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閃亮的,未必是金
 

 


         在我的一生當中,我聽過很多靈性上的聖人講道,
        為什麼他們都講一種非常困難的語言?
 
        卡姆拉.坎特,他們必須如此,因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如果他們講簡單的語言,就好像我告訴你們的一樣,
是日常生活的語言 ─  他們將無法隱藏他們的無知,
那是一種生意上的秘密。
 
        而人們非常愚蠢 ─ 如果他們不瞭解他在說什麼,
        他們就認為那個東西一定很偉大。
        那個不能夠理解的在他們看起來好像是很深奧的東西,
        而那個可以理解的似乎是膚淺的。
 
        所以,長久以來,你們所謂的聖人,
        都一直在使用非常複雜和非常困難的語言,
        使用一些很長的字,使用一些已經死掉的語言,好讓沒有人能夠瞭解。
        拉丁文、梵文、阿拉伯文—那就是你們所謂的聖人在使用的。
 
        當你聽到那些話,你根本搞不清楚它是什麼,
        而很自然地,你不能夠說:「我不瞭解你的語言。」─那會很丟臉,
        所以你就開始點頭說:「是的,它是對的。」
        他們在隱藏他們的無知,你也在隱藏你的無知,
        這是一種互相欺騙,這個你知道得很清楚。
 
        當你去到醫生那裏,他用拉丁文或希臘文開處方,
        為什麼他不用簡單的英文或印度文或馬拉提文來寫?
        如果他寫你所能夠瞭解的簡單英文,你將會認為他是一個傻瓜,
        因為他所寫的是這麼簡單的東西—這麼簡單的東西,
        怎麼能夠對你那麼複雜的病症有所幫助?
 
        如果他以簡單的語言來寫,你將不會為了那些藥
而付給藥劑師五十盧比,你會用兩個盧比到市場上
去購買同樣的東西。
 
        醫生用這樣的語言來寫處方……它永遠都讓人家看不懂,
        即使你再回去問醫生說他寫了些什麼,他也會有困難去辨識。
 
        這是一個眾所皆知的秘密,
那些假聖人一定會使用非常困難的語言,
        否則你將能夠看出來他們跟你一樣地無知,
有時候甚至比你更無知。
 
        他們使用來自已經死掉的語言,那些很長的字,
來作為掩護、作為外表,他們從經典裏面引用一些派頭大的文字,
使你變得茫茫然不知道要怎麼辦。
 
        或者是接受你的無知,而問他們說他們在說些什麼,
        或者只是說,它一定是某種非常深奧的東西,
        一個像你這樣的人,一個罪人、一個無知、
孤陋寡聞和沒有宗教性的人,怎麼能夠瞭解它?
 
        你可以使用非常複雜的語言,
但是你欺騙不了那些知道的人,
        你只能夠欺騙那些不知道的人。
 
如果你讀黑格爾的書,你將會碰到一些句子,
一直連下去好幾頁,等到你讀到那一句的結尾,
        你已經忘掉了開頭,幾乎不可能從它理出任何意義,
因此,當黑格爾還活著的時候,
他被認為是曾經活在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哲學家。
 
        但是當人們更深入去研究他的書 —
學者們對他的作品加以研究、徹底檢討,並理出頭緒 —
他們發現他並沒有說出任何比較特別的束西,
        有很多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東西,只是用一些派頭比較大的字。
 
        派頭比較大的字會吸引人,比較長的字會迷惑人,會把人催眠。
        你問我說:「為什麼他們都講一種非常困難的語言?」
        ……不然的話,誰要聽他們講?為什麼要聽他們講?

 
             一個農夫有兩個懶惰的兒子,有一次他叫他們去清理廁所,
             他們乾脆就挖了一個新的洞,將廁所往前移了幾英尺。
 
             有一天晚上,老農夫內急,沿著舊路跑過去,掉進了糞坑,
             糞便淹到他的喉嚨,
他開始大聲喊:「失火了!失火了!」
 
             人們趕快跑過來,把他拉出來,將他洗乾淨,
             然後問他說,他為什麼會大聲喊:「失火了!」
 
             「你認為如果我大聲喊‘糞便’!‘糞便’!有誰會來嗎?」
 

 
 
 By   Osho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