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eMe

 

Sadhguru Jaggi Vasudev

 

 

印度瑜伽大師,富有遠見卓識,

兼具神秘和理性,他的生命和工作提示我們:

 

內在科學並非­過時的密意陳規,

而是與我們時代緊密相關的當代科學。

 

他的講話深刻、意境深邃,

為我們­帶來深入的洞察、

超越的邏輯及始終如一的智慧。

 

 

 

有一天,兩頭牛正在英國的草場上吃草,

其中一頭牛問另外一頭牛:

「你對瘋牛病有什麼看法?」

 

另外一頭牛回答:

「關我屁事!反正我是一架直昇機。」

 

一個故作神祕之人,一個自知之人,就像這兩頭牛。

 

一頭牛認識到自己是牛,因此它成為一頭知名的牛,

事情不是這樣的嗎?以下就讓我告訴你我的故事吧!

 

當我還是一個小孩時,我發現一件事,

我什麼都不知道、不懂,完全的無知,

而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好像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我完全是一無所知,就因為我什麼都不懂,

所以我不得不高度専注地,去觀察任何事物

我的専注到了這樣地程度,如果我看到一片葉子,

我可以一直坐在那裡,只是花幾個小時去觀察它、

研究它;當我坐在床上,我可以一直盯著黑暗處,

一整晚就做這樣的事。

 

  於是,這種専注讓我能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層面上,

與身邊的所有東西進行互動,與之聯繫,無論是有生命的,

還是沒有生命的。但是,其它所有人好像什麼都明白,

並且一直忙碌地過著他們的生活,

而我則是一直盯著我所看到的一切東西。

 

後來,我發現,原來他們也是一無所知的

只是他們一直樂於活在他們的臆想和信仰系統中

可能是他們自己建立的,或是別人傳遞給他們的,

並且他們不只知道這裡的事情,他們還知道另外的世界,

知道神,知道天堂……什麼都知道。

而我卻一直在這裡費力地想弄明白,什麼是什麼?

 

所以,這讓我感到非常好奇,

我開始跑到一個寺廟的外面,

一個大寺廟,就在邊索爾 (印度城市) 這裡,

因為我真的想看一下,在和神會面之後,

在和神交流之後,人們會變得怎樣?

 

所以我非常専注地站在那裡,

觀察每一張從寺廟走出來的面孔,

通常我都會聼到人們在那裡閑聊。

 

有時候,你脫鞋走進印度的寺廟,

出來後會發現自己的鞋子不翼而飛了,於是,

我在這裡看到有人在咒罵造物主,也經常發現

那些人從飯店走出來的面孔,總是比那些

從寺廟走出來的面孔得更加快樂。

神相較於德沙(印度一種大米餅),德沙似乎更勝一籌。

 

我無法忍受這一切,因此,我開始對我身邊的

所有人和所有事,產生越來越多的疑問。

對社會結構、政治系統、宗教信仰,

甚至科學理論,產生越來越多的疑問?

 

因為這些東西,沒有一個和我的生命體驗產生共鳴

有一天,我開始啟程前住查蒙迪山,

在當地有這樣一個傳統,有事的人去查蒙迪山,

沒有事的人也去查蒙迪山,我當時正好失戀了,

並且也沒什麼事情做,所以我就啟程前往查蒙迪山。

 

我爬到山上,坐在那裡的一塊石頭上,

在我生命的那一刻之前,我一直以為哪個是我,

而哪個又是別人或者別的東西,但是那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哪個是我?哪個又不是我?

突然間!所有的東西都變成是「我」。

 

我坐著的那塊石頭,我所呼吸的空氣,

我周圍的環境等等,我開始變成了所有的東西。

這聽起來像是完全精神錯亂的狀態,這樣的狀態

我以為維持了10到15分鐘,但是,

當我回到正常的意識狀態時,我發現其實

已經過去4個半小時了。

 

我一直坐在那裡,神志完全清醒,眼睛從沒閉上

但是在我的體驗,時間一閃而逝。自成年以來,

我第一次流下眼淚了!

 

而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平和快樂的人,

流淚是很罕見的事。但是,在這裡,

我沈浸在一種完全不同的狂喜之中。

 

我身體的細胞完全沈浸在這種狂喜之中,

當我搖搖頭,試圖為這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找到一種合乎邏輯的解釋時,我那聰明的頭腦

唯一能說的就是,或許我瘋了。

 

隨著這種體驗的深化,它開始返復地出現,

如果我只是坐在這裡,我會覺得只是一個片刻的時間,

但對於人來說則幾乎是幾個鐘頭。某一天,

我剛好坐在某一個地方,我真的感覺只過了25到30分鐘,

但是當我晃神過來,13天已經過去了。

 

我一直就坐在那個地方,印度還是那個印度,

一大群人圍了過來,花環已經掛在我的脖子上,

人們在摸我的腳,有人在問我他的生意會怎樣?

有人在問我他的女兒什麼時候會嫁出去?

 

所有這些我厭煩的事情,正好發生在我的身上,

所以為了避開身邊的人群,我不得不離開這個地方。

而且,隨著這種體驗在我內在不斷深化,

有一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那就是所有我用來

定義「我」的一切,突然變成不是「我」,

這個身體一直都是「我」,但是我突然發現,

這個身體只是我吃過的食物的累積結果,

我累積起來的東西,可以成為「我的」,

但永遠不會成為「」。

 

這裡只是一大堆儲存在我心智中的印象,

這個身體和心智,並不「我」,而僅僅是「我的」。

 

我和我的身體之間開始有了隔閡,

在「我」和「我的」心智、思想之間開始有了間隔。

這也進一步推動我內在的某種體驗,

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對我來說,突然失去了意義

 

我所看到的「這裡」也是「那裡」,

「那裡」也變成「這裡」,「過去」、「現在」、「未來」

完全混亂了

 

那是一種壯觀的混亂,但是極度美妙,

所以我生性多疑的大腦完全無法接受這些,

我自己開始做一些實驗,這些試驗太怪異了,

不容易講清楚,而且其結果聽起來就像

神話故事一樣難以置信。

 

但是我認識到的一件事就是:

 

存在並不是以人類為中心,

而且人類的所有體驗,都是自我創造的。

 

世界上,大部分的人認為他們的體驗,

是由他們所處的情境所塑造的。但是,

其實所有的人類體驗,百分之百是來自於

內在的自我創造,我想今天已經有很多學家

從研究中開始得出相同的結論。

 

當我們意識到這一點,如果所有的體驗都創造於內在,

如果你的體驗的源頭在你之內,如果你的體驗

發生在你之內,如其所是,那麼對於生活,

你想要有什麼樣的體驗呢?

 

對於你自己,你肯定想獲得最大限度的快樂,

無論你做任何事情。你希望你鄰居過得怎樣?

這或許有待商確,但是你自己想要什麼?

你肯定想獲得最大限度的快樂,然而,

當我意識到我的體驗來源於我的內在,

我不再去盯著東西看,而是開始坐下來,

閉上眼睛,這是我生命中一次維度性的轉變。

 

從盯著外物,到閉上眼睛坐下來,這個人體運作機制,

真是讓我無限地著迷,我完全不想睜開我的眼睛,

一整天下來,我一直閉著眼睛,想要看清楚

關於這個存在的所有一切。

 

我意識到,如果我拿一小片麵包放到這個系統裡面,

這一小片麵包會在幾個小時內,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

並且,我開始體驗到這片麵包也是我的一部分。

 

這個奇妙的過程,當我對它的覺察越來越明晰,

我看到了真正的源頭,這個身體的真正製造者,

就在我體內。在我看到這一點之後,

我知道我可以在24小時之內完全更新我的大腦,

超越社會教肓、家庭環境,甚至遺傳特性的侷限,

徹底地改變我自己。

 

我看到,我可以完全改變關於我的所有一切,

在24小時後,我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再過24小時,我又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我就像一個意識清醒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一直在體驗各種不同的東西。

 

後來,有一天在一場曲棍球遊戲中,

我扭斷了我的左腳踝,於是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感到極度的痛若,而且,那時我又是一個長期的氣喘病患者,

當時我的氣喘病也開始發作非常嚴重,同時遭受

這樣的疼痛和呼吸的極度困難,絕非小事。

 

就在那個時刻,一個想法突然湧現,

如果這個身體的創造者在我之內,

為什麼我不能從內在去修復它呢?

 

於是我開始有了某種決心,如果這是真的,

那我肯定能讓它去修復它自己,否則我就是完全走錯方向了。

於是,我坐下來,閉上眼睛,過了一個小時左右,

當我睜開眼睛,氣喘病已經完全停止發作,

後來再也沒有發作過。並且,最重要的是,

我的腳踝完全復原了,就在這僅僅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裡。

 

借助這次的經驗,我開始創造出一些方法和系統,

通過這些方法和系統,每一個人都可以和那個

存在於人類系統之內的智能建立連結,

這個智能可以讓一小片麵包轉化為人體的一部分,

這種能力並不僅僅指人類的思維過程,

這種智能存在於人體之內,但遺憾的是,

它一直處於未開發狀態。

 

於是,我開始創造出一些系統,一些能讓今天的人們

去實際運用的系統,這些致力於改善內在狀態的技術,

這些讓你自主改造你內在狀態的方法,正在被數百萬人所使用,

人們正在享受其帶來來的益處。

 

但是最關鍵的一點是,有一種如此高級的智慧和能力,

遍佈在人體的每一毫米之內,也不僅僅存在於

思維過程之中,這種智能完全未被人類社會所開發過。

 

只要通過一些方法,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

當我們處於這種進程之中,我看到的是,

究竟是什麼,在界定什麼「我」和什麼「不是我」,

我可以拿起這一小片麵包,並且讓其轉化為我的一部分,

如果我觀察這個身體,它只是我借來的,

屬於這個地球的一小片東西,但為什麼這個

和這個(身體)是分離的。

 

於是,我發現實際上僅僅是那些感知的界限,

在界定什麼是我,什麼不是我,對於這裡,

我有知覺,所以這是我,而對於那邊,

我似乎並沒有知覺,所以那不是我。

 

當我觀察這種感知的界限,非常非常仔細地

從我內在去觀察它,這是那段在大部分時間裡,

我仍然閉著眼睛的時期,我意識到,這種感知的界限,

能夠被延伸、被擴展,同時也能被壓縮到比原來更小的範圍

 

你可以坐在這裡,而同時對發生在你手上的事情

沒有任何知覺,在某種程度上,睡覺就是如此。

或者,你可以坐在這裡,而同時讓你的感知界限

延展到這整個大廈,那麼在你感知界限之內的東西,

你都能體驗到它們是「我自己」。

 

這裡有一杯水,這不是我,但是如果你喝下它,

你就把它包含在你的感知界限之內,於是,

它就變成了你(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你把你的感知界限拋洒出去,

讓其延伸、擴展,你就可以坐在這裡,

同時體驗到這個大廈的每一個人,都是你自己。

 

你可以讓它進一步延伸,去體驗宇宙之境,

就如同體驗你自己的身體。這種包含性的感知,

如果它為你的體驗,成為我的體驗,我突然意識到,

變得慈愛無須別人的教導

變得有同情心,也不單是一種理念

變得有同理心,也不是一些神秘、奧妙的行為準則

這就是人性組成部分

 

只要,一個人不用那些不實際的事物來定義他,

不讓他的意識束縛於這些認同感,不把自己

等同於任何無始以來的妄念,包括身體和思想。

如果能確實做到這一點,對於外在境況,

我們每個人的能力各有不同,但是對於內在境況,

我們每一個都擁有相同的能力,沒有優劣之分。

 

如果這種包含性,成為人類體驗的一部分,

如果你能坐在這裡,同時體驗到你周圍的人,

也是你自己的一部分,我想我就不用教如何變得善良,

如何去愛,如何去關懷了,因為這是植於存在的本質之中的,

 

切本來都是極其自然地發生的。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