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成道的人會做夢嗎?
你能不能告訴我們某些
關於成道者的睡夢品質和性質?
 
不,一個成道的人不會做夢,
如果你很會做夢,那麼你不會成道。

注意!做夢是睡覺的一部分,
做夢要發生的第一先決條件就是你必須進入睡覺,
對於一般的做夢,你必須進入睡覺,
在睡覺當中,你變成無意識,
當你變成無意識,夢就能夠發生,
它們只發生在你的無意識當中。
  
一個成道的人即使在睡覺當中也是有意識的,
他不能夠變成無意識,即使你給他麻醉劑 — 
氯仿或諸如此類的東西——
也只能使他的周圍進入睡覺,他還是保持意識,
他的意識是不能夠被打擾的。
  
克裡虛納在《吉踏經》裡面說:
當每一個人都在睡覺的時候,瑜珈行者是醒的,
並不是說瑜珈行者晚上不睡覺,他們也會睡覺,
但是他們睡覺的品質不同,只有身體在睡,
那麼,他們的睡覺是美的、是一種休息。
  
你的睡覺並不是休息,它甚至可能是一種努力,
早上的時候,你或許會覺得比晚上更精疲力竭,
一整個晚上的睡覺,而早上的時候你卻覺得更精疲力竭,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真的是一個奇跡!
  
整個晚上都是一個內在的騷擾,
你的身體沒有在休息,因為頭腦還是那麼活躍,
而頭腦的活動一定是身體的努力或運作,
因為沒有身體,頭腦無法行動,
頭腦的行動意味著相對等的身體活動,
所以你的身體整個晚上都在動,而且是活躍的,
那就是為什麼在早上的時候你覺得更精疲力竭。
  
一個人成道意味著什麼?
它只意味著一件事:現在他是完美地有意識。
任何在他的頭腦裡進行的,他都有覺知到,
當你是覺知的,有某些事會完全停止,
只要透過覺知,它們就會停止。
它就好像這個房間是暗的,然後你將一根蠟燭帶進來,
那個黑暗將會消失,但每一樣東西都不會消失,
這些書架將會在這裡,而如果我們坐在這裡,
我們也還會在這裡,藉著將蠟燭帶進來,只有黑暗會消失。
  
當某人成道,他就有內在的光,那個內在的光就是覺知,
透過那個覺知,睡覺就消失了,其他不會消失,
但是因為睡覺消失,每一樣東西的品質就都改變了,
如此一來,不論他做什麼,他都會處於完美的警覺之中,
而那些需要無意識作為必備條件的事就變得不可能。
  
他無法生氣,並不是說他決定不生氣,而是他無法生氣,
憤怒唯有當你是無意識的時候才能夠存在,
現在無意識不存在,所以那個基礎就不存在,因此憤怒就不可能。
他無法恨,因為恨唯有當你是無意識的時候才能夠存在。

他變成愛,並不是因為在他那一方面有任何決定,
當光存在,當意識存在,愛就會流動,那是自然的。
夢變得不可能,因為夢的第一個需要就是無意識,
而他不是無意識的。
  
在跟佛陀睡在同一個房間之後,佛陀的弟子阿南達告訴他:
「這真的是一項奇跡,這非常奇怪,你睡覺的時候從來不移動。」
佛陀整個晚上都維持同一個姿勢,他從入睡到醒來一直
都保持同一個姿勢,他的手一直保持在剛好本來的位置。
  
你或許看過佛陀睡姿的照片,他的姿勢被稱為「躺下來的姿勢」,
他會整個晚上都維持在這個相同的姿勢,
阿南達注意他有好幾年的時間,每當他注意看佛陀在睡覺,
他一定會整個晚上都保持一樣,所以他問:
 
「告訴我,你整個晚上都在做什麼?
你都保持同一個姿勢。」
 
據說佛陀回答:「我只有在我的睡覺當中移動過一次,
但那個時候我尚未成佛,就在之前,
就在成道發生的幾天之前,我在我的睡覺當中移動過,
但是那個時候我突然變得覺知,而我覺得奇怪:
為什麼我要移動?
 
在我這一方面,我不知道我是無意識地移動,
但是在成道之後就不需要了,如果我想要的話,
我能夠移動,但是沒有需要,因為身體是那麼放鬆。」
  
意識甚至在睡覺的時候都會穿透,
但是你不成道也可以整個晚上保持一個固定的姿勢,
你可以練習它,那並不困難,
你可以強迫你自己,
那麼,在幾天之內你就可以做到,
但問題不在那裡,如果你看到一個耶穌在移動,
不要認為:「他為什麼在移動?」
要看情形而定,如果耶穌在睡覺當中移動,他是有意識的;
如果他想要移動,他就移動。
  
對我來說,它的發生是完全相反的,在達到覺知之前,
我總是整個晚上用同一個姿勢睡覺,
我記不得曾經移動過,但是在那個時候之後,
我整個晚上都在移動,
即使一個姿勢維持五分鐘
對我來講也已經夠多了,我必須一再一再地移動,
我知道得非常清楚,它事實上根本不是一個睡覺,
所以它要看情形而定,
你永遠無法從外在來推論任何事情,
它永遠都只有從內在才可能。
  
對一個成道的人來講,覺知將永遠保持,
即使在睡覺當中也是一樣,那麼做夢就不可能,
做夢需要無意識,這是一個要點;
它們還需要懸而未決的經驗,這是第二個要點。
對於一個成道的人來說,他沒有懸而未決的經驗、
沒有不完整的經驗,每一件事都是完整的。
他已經吃了東西,之後他就不會再想那個吃東西。
當他覺得餓,他將會再吃,但是在那個時候,他沒有吃的思想。
  
他已經洗了澡,那麼,他就不會想到明天的洗澡,
當時候到了,如果他還活著,他將會再洗澡,
如果情況允許,它將會發生,但是他不會去想。
行為存在,但是他一定不會去想它們。
  
你是怎麼在做的呢?
你經常在預演,經常在為明天預演,就好像你是一個演員,
而你明天要表演,你為什麼要預演?
當時間來到,你將會在那裡。
  
成道的人生活在當下這個片刻,生活在這個行為裡,
他生活得很盡致,所以它不會不完整,
如果某事是不完整的,那麼它將會在夢中完成。
夢是一個完成,它之所以發生是因為頭腦不能夠讓任何事情不完整。
如果某事是不完整的,就有一個內在的不安,它會想知道如何完成它,
那麼在夢中你就會去完成它,那麼你就輕鬆了,
即使它是在夢中完成,對頭腦來講,它也是一個放鬆。
  
你在夢什麼?
你只是在完成你白天無法完成的行為,
在白天的時候,你或許會想去吻一個女人,
但是你不能夠吻,那麼你就在你的夢中吻她,
那麼你的頭腦就會覺得放鬆,緊張就會解除。
  
你的夢只不過是你的不完成,而成道的人是完成的,
不論他在做什麼,他總是完整地做它,全然地做它、
而不會有什麼東西懸在那邊,
所以不需要作任何夢,
晚上的做夢將會停止,白天的思想也會停止。
  
並不是他將變得不能夠思考,如果需要的話,他也能夠思考,
如果你問他一個問題,他會立刻思考,但不需要預演。
對你而言,你是先想好,然後回答,
但是他的回答就是他的思想、他的思考。
這樣說也不恰當,因為實際上思考和回答之間沒有差距,它是同時的。
他強烈地思考,但是沒有預演、沒有預先思考、沒有做夢。
他過生活,
而如果用思考和做夢,你就錯過生活。
 


   --- Osho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