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可以詢問嗎?
 




我們訽問真理,
而這個訽問的行為本身,
卻與真理背道而馳。

因為這個訽問的行為本身隱含著:
別人有可能給你解答。

訽問本身暗示著:
別人可以告訴你真理是什麼。

但是,沒有人能告訴你真理是什麼,
真理無法用語言傳遞。

老子說:

道可道,非常道。
只要落入語言文字,
那就是謊言。


為什麼呢?
因為知道真理的人,並非以訊息的形式知道。
否則,我們早就可以很容易地把這項訊息,
傳遞給任何準備好想要接受的人了,
但真理唯有作為一種內在的經驗時,才算是真正的瞭解。
正如用舌頭品嘗滋味般,
如果有某個人不曾嘗過甜味,你絕對無法向他解釋甜味。
如果有人不曾看過色彩,你也無法對他解釋色彩是什麼。
  
有些事只能被經驗,而且也只能從經驗中被解釋。
神就是那個至高無上的經驗,完全無法表達,
無法傳遞,無法揭露。
頂多可以用幾個隱喻 —
但這些隱喻,也僅有一個非常具感受性的心,
才能接收得到,否則你還是會錯過。

試圖用你的頭腦去詮釋這些隱喻,只會讓你更錯過它們的原意。
因為在詮釋的時候,你的頭腦還能用什麼做根據?
頭腦只能根據它自己的過去,只能根據它自身的混亂,
只能根據它自身的衝突、懷疑、困惑去做詮釋。
而頭腦會把這一切強加在真相上面,覆蓋在你得到的暗示上面,
然後一切會立刻扭曲變形,因為,
你的頭腦並非處於一種能夠單純地只是觀看、只是感覺的狀態。
  
宗教僅僅意味著,在你的頭腦裏開創出一個心靈的空間,
藉此你便能夠去看,便能夠不自相衝突,
足以成為一個沒有分裂的個體,
便能夠完整,
能夠透徹明白真相,能夠如實地去感受。

一個充斥著思緒的心靈無法如實地感受;那些思緒會不斷地干擾。
那些思緒一層又一層地在那裏。
即使知道真理的人給你一些隱喻,而你也注意聽了,
但其實在你最內在深處的核心未被觸及之前,
這些話就已經不再是那人的原意了。
你充斥想法的頭腦所接收到的,是完全不同於知道真理的人
所傳達出來的東西,這根本是兩碼子事。
  
佛陀常常把一個隱喻反覆三次。
有人問他:「你為什麼要反覆同一個隱喻三次?」
他說:「甚至三次也還不夠。
我說第一次的時候,你只聽到文字。
文字是空洞的,只是空洞的貝殼,毫無內涵。

第一次你還聽不到內涵。
第二次你聽到文字的內涵,一陣芬芳飄來,
但你被強烈地震懾住,被這芬芳魅惑住了。
在這種狀態下你無法瞭解。
你聽到了,但你無法瞭解。

那就是為什麼我要重複三次的原因所在。
我不斷地重複再重複,只是因為你睡得這麼深沉,
所以我必須一再地重複,並且打擊你。
以期許在某個時刻,某個難得一見的時刻,你睡得沒那麼沉,
那時你也許半睡半醒,非常接近醒來的邊緣,
那時某些東西就可以進入你的內在。
那時你或許可以聽得到。

是的,有些時候你非常接近醒來的邊緣 — 
還沒有醒來,但也沒有在睡覺,
就在兩者之間,在這兩者之間的某個點上。」
  
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
每天早上有些片刻你雖已不在睡眠狀態但也還沒醒來。
你不能說你醒來了。你可以模模糊糊地聽到鳥的叫聲,
送牛奶的人,太太在跟鄰居講話,小孩準備要去上學,
車聲,還有火車通過的聲音 — 但也只是模糊地聽到,
而不是全然地聽到,只是半夢半醒地。
然後你又沉入睡夢之中。
一下子你又聽到火車通過的聲音,一下子你又睡得更深沉一些。
  
現在的睡眠研究者說這種狀況在你的睡眠過程當中持續地發生:
如果睡八小時,你並非持續不斷地處於同樣的睡眠深度之中,
你的睡眠深度一直在改變,從高峰到谷底。
整夜就這樣上上下下地。

有的時候你處於無夢的深度睡眠狀態中,有的時候你一直在做夢。
有的時候你在醒來的邊緣。
如果這時有什麼東西掉下來摔破了,驚嚇到你,
你就會醒來,突然清醒過來。
  
這就是諸佛的工作:等待那個你非常接近醒來的片刻,
然後輕輕地推你一下,那時你的眼睛睜開來,你就看得見了。
  
你無法解釋神,但是你可以看得見神,
可以經驗得到神 — 但你無法解釋。
任何對於神的解釋都只是會讓人愈來愈不瞭解神;
因此世界上有愈多的牧師、神學家、教授,就愈沒有宗教的品質,
— 因為這些人一直在解釋神而神卻是不可解釋的。

他們用這麼多解說去填塞你們的心靈,
而現在這些解說本身彼此互相矛盾衝突。
幾乎不可能理得清楚什麼是什麼,你完全被攪得一頭霧水。
人類過去從來不曾陷在這麼大的混亂中,
因為人類從來不曾如此的彼此靠近過。
地球已經變成一個村落,一個地球村了。
  
在古代,佛教徒只知道佛陀說過什麼,
回教徒只知道穆罕默德說過什麼,
而基督教徒只知道耶穌的事。
現在我們已經成為整個人類遺產的繼承者。
現在你知道耶穌,知道查拉圖斯特拉,知道蘇格拉底,
知道佛陀,知道馬哈威亞,知道老子,
以及數百種其他的解釋、其他的隱喻……
— 而這一切全都在你的腦子裏跳來跳去。
現在再要把你從這一團混亂中拉出來實在很難。

唯一可能的方式是把這些所有聲音,
不是部份而是全部,全部都丟棄掉。
這就是我要傳達的訊息。
  
丟掉那些聲音!

你不會因此而失去耶穌、穆罕默德或佛陀;
丟棄那些聲音,那時你會更接近他們。
丟棄那些聲音,你只會失去牧師、傳統、習俗,
以及假借傳統習俗而加諸在你身上的種種剝削。
看清這一切,忘掉聖經、佛經以及吉踏經,
你會進入一種清晰純淨的狀態。

是的,你需要一股清泉洗滌頭腦,
你需要完全解除心靈的重擔。
只要在那個時候,在那種寧靜中,你才有能力瞭解。
 

   --- Osho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