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 夢、醒 悟
 
 


 
 在深深的睡夢當中,
在無意識的狀態下,
你如何能夠改正你自己?

最多你只能夠有一個好一點的夢,
或許不是黑白的,而是彩色的夢、或是產生幻覺的夢,
然而,你只能在睡覺當中有更好的夢,
你無法在睡覺當中經驗到真相。


    我聽說:

 在一個漆黑、多雲的夜晚,
有一個醉漢,搖搖晃晃地走進墓地,
不慎掉進了一個洞。

    那個洞,是挖來準備隔天埋葬用的,
 這個醉漢打了幾個嗝之後,就睡著了。

 半個小時之後,另外一個醉漢,
搖搖擺擺地走進了墓地。

    他唱歌唱得很大聲,他那刺耳的聲音,
吵醒了在墳墓中的那個醉漢,
醉漢突然喊說他很冷。

 此時,唱歌的醉漢晃到墳墓的旁邊,
模模糊糊地往下看,卻看到那個在抱怨的醉漢,
   於是說道: 「難怪你會覺得冷,」

他對下面那個醉漢大聲喊說:

「你把所有的泥土都踢開了!」


事情一直都是這樣在進行。

    你在睡覺,你的領導者也在睡覺;
 你在睡覺,你的教士也在睡覺。


問題並不是那個人將所有的泥土都踢開……
如果另外一個醉漢開始幫助他,你認為他會怎麼做?
他會將旁邊的泥土都往他身上丟……「難怪他會覺得冷!」
 
你只需要一件事。

改正有無數個,但是它們從來都不夠。
你在這個角落,把一樣東西改正,
然後就會有其他的東西在另外一個角落被弄錯了,
因為你的睡覺會保持某種平衡。

你沒有注意過嗎?
你停止抽煙,然後你就開始嚼口香糖。
你停止了一件事,然後你就必須開始去做另外一件事。
它是同樣的舊有的玩意兒!
你只是繼續在改變外在的事物,但你仍然保持是一樣的。

有無數個改正,沒有終點,
你可以繼續改正又改正,但是你將永遠無法成為正確的,
你將永遠無法是對的。

你可以將所有的錯誤導正,但是你將會發現你自己還是錯的,
因為在內在深處,你仍然是無意識的,
你不知道你是誰。
 
第一步,也是唯一的一步,就是要知道你是誰,就是要變覺知。

    提莫希到愛爾蘭去渡假,他住在一家鄉間小旅館。
    有一天晚上在一家酒吧裏,他很驚訝地聽到了下列的對話:
    「你那頂帽子很漂亮。」一個老年人對一個站在他旁邊的年輕人這樣說。
    「你在哪裡買的?」
 「在奧格拉迪買的。」那個年輕人回答。
 「我也去過那裏,我怎麼不知道?」那個老年人解釋。
 「是的,我住在墨菲街。」
 「天啊!」那個老年人大聲叫出來:「我也住在那裏!」
 「太令人驚訝了,」提莫希向酒吧的侍者講:
    「在那裏那兩個傢伙住在同一條街,但是剛剛才第一次碰面。」
 「你相信嗎?」那個酒吧侍者說:
    「事實上他們兩個人是父子,但他們總是喝得太醉了而無法認出對方。」
 
不需要改正,只需要覺知,要變得更警覺一些。
不需要性格,因為如果你不是有意識的話,所有的性格都是假的;
如果你不是在意識的話,所有的性格都是一個枷鎖。

所有的性格都只不過是鎖鏈,它不會帶給你自由。


所有的道德戒律都是偽善,
如果你不覺知的話,
如果你不是有意識的話。

 
所以對我而言,宗教只意味著一件事:
成為更有意識的,更有意識地去生活。
 
  「有任何事或任何人需要改正嗎?它困惑著我。」

多少年代以來,它一直困惑著每一個人。
忘掉改正,將你們所有的能量放進醒悟。
 

存在只有兩種方式:
 
無意識?或有意識?
 
 

 
    < 一休禪詩 >   Osho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