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生命的態度

   
 
 
對生命有某種態度,
是不是很重要?
 
對待生命有某種態度正是錯過生命的最佳方式!
態度來自頭腦,但是生命卻超越頭腦。

態度是我們的捏造品,是我們的偏見,是我們的發明物,
而生命不是由我們創造的,恰恰相反,我們只是生命之湖中那陣陣漣漪。

海洋中的一朵浪花對海洋能有什麼樣的態度呢?
一片草葉對地球、月亮、太陽、星星又能有什麼樣的態度呢?
所有的態度都是自我中心的,所有的態度都是愚蠢的。  

生命不是一種哲學,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奧秘。
你無法按照一定的形式生活,無法按照你曾被教導的有節制的生活,
你不得不重新開始,從新的起跑線開始。  

每個人都應該將自己想成是這個地球上第一個人;
他是亞當或她是夏娃,於是你便可以打開,你對無限的可能性打開,
你將變得勇於冒存在之險,變得可見存在之性,
你越勇於冒存在之險,便越能見存在之性,
這樣,生命巨大的可能性在你身上發生了。  



你的態度就是障礙


如果僅僅執著於哲學、宗教、意識形態,
生命不能觸到存在自身。

當生命盲從地適應外在的哲學、宗教和意識形態時,
卻導致內在本然純化的蘊涵扭曲、死亡,
那你得到的只是一具死屍  ── 

    它看上去活著,其實是死的。  



人們自古以來一起是在這樣做著,
印度教徒按照印度教的態度生活,回教徒按照回教徒的態度生活,
某某主義者按照某某主義生活。

但是,請記住一個最基本、最根本的事實:
態度不允許你去觸及生命本身,
它扭曲生命,曲解生命。  


有一個古老的希臘故事。
一個狂熱的國王有一張漂亮的金床,非常珍貴,上面鑲嵌著數千顆鑽石。
每當賓客來到皇宮,他都用這張床來招待他們,
但他有一個特定的態度:客人必須適合這張床,如果客人太高了,
那麼就要將他切掉些來適合這張床。
當然,這張床是無價之寶,它不能有任何改動,
但客人必須按床的大小來削切或拉長,
就好像床不是為人而存在,倒是人為那張床而存在!  

要找到一個人來適合一張現成的床是非常罕見的,幾乎是不可能的,
記住,平均標準的人是不存在,平均標準的人是人們虛構的。
而這張床則是為平均標準的人準備的,那位國王是一個數學家,
經非常精確的計算才作出了那張床,
他量了首都全體市民的身高,然後將總數除以市民的人數,
他便得出了一個平均值。

首都有小孩、年輕人、老人、侏儒、巨人,
但是平均值則是完全不同於這些個體的自然現象,
在整個首都沒有一個人真正合乎平均值。
我從來沒有遇見過合乎平均值的人,平均值的人是一種虛構。  

因此,不管什麼樣的人作為國王的客人都要遇到麻煩。
如果他比床短,那麼國王就讓粗壯的角力士將客人拉成和床一樣長。
這一定是羅福按摩的發源處,愛得羅福按摩的創始者,
一定是從這個國王那裏學來的。

當然,所有的客人都死了,但那不是國王的錯,
他是帶著世界上最好的意圖做的每一件事的。  

當你對生命有了某種態度,你將錯過生命本身。
生命是廣闊無垠的,無法被任何態度所容納,
用某一個定義來界定生命那是不可能的。
的確,你的態度可能涵蓋了生命的某個方面,但這也僅僅是一個方面,
頭腦的傾向往往將一個方面看成全部,當某一方面被看作全部時,
你便失去了與生命的聯繫。

你的生命被你的態度所包圍,作繭自縛,劃地為牢,你將過得很悲慘。
那麼你的所謂的宗教將會非常高興,因為那就是他們一起告誡你的:
生命就是痛苦的。

佛陀說,出生是痛苦,年輕是痛苦,年老是痛苦,死也是痛苦。
── 整個人生即是一幕幕漫長的悲劇。
如果你從態度開始,你將發現佛陀說得完全正確,你本身即是個證明。  

但是我想告訴你生命不是痛苦,我一點也不同意佛陀的觀點。
生命變得痛苦,但那是你自己造成的,否則,生命是永恆的歡樂。
但是要知道永恆的歡樂,你必須敞開心扉,鬆開你的手。  

不要用緊握拳頭的方法來靠近,鬆開你的手,
要極其天真地步入生命。
態度是狡猾的。
你不用嘗試,不用經驗,不用生活便已決定了,你已經得了某些結論,
當然那些結論早已事先在你那兒了。

那麼你將會發現它們將被生命所證實,其實並非生命證實那些結論,
而是你的整個思想力圖去發現種種方法,各種意義,各種證據來支持那些結論。  

我要教給你一個沒有任何態度的生命。
──這是我經驗中的一個最基本的原理︰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生命的本真的話,
那麼你得拋開所有的哲學和所有的主義。

然後,鬆開你的手;
全然地、赤裸裸地進入陽光,去看它是什麼。



在過去,人們的感官是門戶,真實的存在就是通過我們的感官,
到達我們的內心深處的存在,
而最新研究表明:
我們的感官不僅僅是門戶,它們同樣也是衛兵。
只有百分之二的資訊被允許進入,百分之九十八的資訊被拒之門外,
任何與你人生觀相抵觸的東西都遭拒絕,而只有百分之二的資訊滲入。  

這樣過只有百分之二的生活根本不算是在生活。
當一個人能過百分之一百的生活,為什麼要過百分之二的生活呢?  

    你問我:對生命有某種態度是不是很重要?  

它不僅不重要,而且對生命持任何態度都是危險的。
為什麼不允許生命擁有它自身的歡舞、歌唱,而不必有任何期望呢?
為什麼我們不能沒有期望地活著呢?
為什麼我們不能直觀存在、即是在它的純在中呢?
為什麼我們要將我們自己強加在生命之上呢?
沒有人會成為損失者,如果你強加於生命之上,那麼你就是唯一的損失者。   

最好不要給生命帖上標籤,最好不要給它一個框架,
最好讓它沒有結論,最好不要去規範它,不要去標定它,
那樣你便會有更多更美麗的經驗,更宇宙性的體驗。
因為事物並不是真正分開的,存在是一個整體,它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最小的一片小草,枯樹上的最小的葉子,與最大的星星同樣重要。  


最小的東西同樣也是最大的 ── 
因為存在是一個整體。

它是光譜,一旦你開始將它分開,
你就開始製造出武斷的界線、定義,
這樣,便使人錯過了生命和它的奧秘。  


我們所有的人都有各種各樣的態度,這是我們的痛苦。
我們所有的人只是站某一個立場來看待事物。

因此,我們的生命變得貧乏,因為,
每一個方面最多也只能是一個層面。

而生命是多層面的,
你必須變得更流動、更善變、更易融化、更易吸取;
你不要成為一個觀察者,沒有什麼事情需要解決!


不要將生命看作是一個問題,
它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奧秘。
 
 
   ---  Osho  ---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