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大地是個無念
 
 
 

一日,有一位老僧告誡無念禪師道:
「十方一粒米,重如須彌山。
       若還不了道,披毛戴角還。」

無念禪師聽了,悚然驚醒,
於是決志參訪,自誓今生定要究明生死大事。
 
在行腳途中,無念禪師曾經聽到有一位僧人,
舉這樣一則公案 —
 
有僧問大休禪師:「如何是西來意?」
大休禪師道:「黃瓜茄子。」
 
無念禪師不明其旨,遂生大疑惑。
於是遍參江浙名宿,卻一無所得。
後聽說大安禪師在廬山接眾,無念禪師遂前往參禮。
 
大安禪師一見無念禪師,便問:「汝號甚麼?」

無念禪師道:「無念。」        
大安禪師又問:「那個是無念?」
 
無念禪師茫然無對。
於是便留在大安禪師座下請益。
 
一天晚上,無念禪師正在坐上用功參話頭,
忽然聽到外面哭笑二聲相觸,猛然驚悟。

後來有一天,他在廚房裏,偶然看見一盆面放在地上,
行走不便,於是將面盆掇起來,放入櫃中。
櫃子旁邊正好有一隻果籠子,無念禪師準備順手將它推到一邊,
不覺失手,觸動了櫃蓋,櫃蓋正好打在他的頭上,
這意外的一擊,將他心中的疑滯,一下打掉了。

無念禪師當即豁然大悟,通身汗流,大笑道:
「遍大地是個無念,何疑之有?」
 
萬曆辛巳年(1581),無念禪師前往龍湖,
與李卓吾居士同至駟馬山。當時有一講經師也來到那裏。
 
李卓吾居士問講經師:
「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講經師於是依文解義,說了一通。
 
李卓吾居士未置可否,回頭看了無念禪師一眼,
問道:「無念,你說看。」
 
無念禪師正要開口擬對,李卓吾居士忽然推了一下
無念禪師怕膝蓋,說道:「這個聻(呢)?」
 
無念禪師當即猛然省悟。
原來,「十地菩薩,夢見眾生身墮大河,
欲救度故,起勇猛心,發大精進,人法兩空,
始得入門,全無交涉」。

於是作偈云:
 
「四十餘年不住功,窮來窮去轉無蹤。
         而今窮到無依倚,始悔從前錯用功。」
 
  無念禪師後出世于瑞州黃檗。
 
  下面請看他的三則接人因緣 —  

有僧問無念禪師:「道果有耶?果無耶?」 
無念禪師道:「說有說無,二俱成謗。」
 
那僧便問:「如何即得?」 
無念禪師道:「無念即得。」     
 
       那僧又問:「如何是道之體?」 
   無念禪師道:「滿口道不著。」    
 

那僧又問:「四大離散時如何?」 
無念禪師豎立拳頭,說道:「這個不屬四大。」

[這裏的「這個」指代自性。禪宗語錄中,這種用法很普遍。]
 

有僧問:「見性成佛是否?」 
無念禪師道:「是。」                            
 
               那僧又問:「性是無形底,如何得見?」     
          無念禪師道:「性是有形底,只是你不見。」
 
   那僧道:「請和尚指出我看。」
 無念禪師道:「我說你不見。」             
    
[凡夫聞說性是無形的,便執著於無形,
殊不知有形的萬物當體即性。可是若說性是有形的,
凡夫又必定執著於某個特定的有形。
所以,宗門大德接人,往往有無俱遣,
不立一法,不廢一法。
從這僧的問話來看,正是犯了這兩種執著。]
 
 
有僧問:「如何出離生死?」 
無念禪師喚那僧。那僧應諾。
 
無念禪師道:「從這裏出。」                              
那僧道:「和尚說底,某甲不曉得。」
 無念禪師道:「等你曉得,堪作甚麼?」             

[凡夫執著心強,聞說“這個”,便以為真有個
“這個”可得,卻不知從當下一諾一應中去體取。
那僧正是患了這個毛病,結果當面錯過。]
 
 
這三則公案,雖然淺白,卻不失宗門直接之風格。
讀者可細心體會其中的意旨。
 


http://cz.zgfj.cn/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