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手指月,手不是月




在西方學者的分類看來,
他們會把禪宗稱為神秘主義
(mysticism)
──
儘管它的典型發展與實踐方法,
和西方的神秘主義不同,
正如佛教在各方面,與基督教都是不同的。

西方的神秘主義者,常認為有一個客觀存在的超越者,
或認為宇宙中,存在著一種具有超越性的普遍理性。
確實,德國的神秘主義者,曾幾乎把基督教改變為
萬有神教
(pantheism,泛神論 )
並意圖在自己的生命中去尋見神。

但無可否認,基督教的神秘主義者,
是從原始的猶太教一神論分支出來,
而一神論事實上是基督教最明顯的特徵。


佛教卻從一開始,就顯示出人們所稱的萬有神教傾向;
雖然在它發展的某段時期,有些走向倫理的實證主義,
它卻一向都鼓勵佛弟子以 “ 禪定 ” 做為開悟的方法。

當佛教的教義,在有害的學究風氣影響之下,
開始枯萎的時候,禪定總是被特別強調,
以其為挽救佛教危機的力量。

神秘主義儘管經常受到誤解和貶抑,
它卻無可置疑的是宗教生活的靈魂;
宗教信仰中的活力、魅力、
莊嚴與穩定都是來自神秘主義。

沒有它,則宗教生活就無別于道德生活,
因此,不論何時,當宗教信仰變成了一種因循形式,
為了某種原因而失去了其原始的熱力時,
神秘主義必然出現,以為拯救。

佛教神秘主義之在印度的複現,以及它之傳入中國,
乃是由於這一個人心的律則使然。
 
禪宗之忽視,或摒棄佛教教訓的全部寶藏,
把它視之為多餘,也完全是由於這個道理;
因為這些教訓,只不過是對於心靈的第二手註解,
而心靈本身才是開悟之源,是確當的研究物件。

禪宗標明自己為: 
“ 在佛陀正典的教訓之外的特殊傳遞 ”(教外別傳),
而它實踐的方法則是 “ 直接掌握心靈,而證佛果 ”
( 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佛經與佛經的註解,不論是出自何等崇高的悟者之手,
禪宗都不以它們為依賴。因禪的最終權威是在自心之內,
而不是在自心之外。


為了指月,手指是需要的,但若把手指當成了月亮,
則必然會墮入無明,因為若此就完全失去了宗教生活的真義。
經典的用途,在於指示我們精神的努力應用於何方,
除此之外就不再有其他用途,因此,
禪要面對的是具體的生活事實,而不是語言文字。

如此,禪宗並不以任何特殊的正典,做為它最後的權威根據,
也沒有任何現成的一套教義,可以讓禪宗的追隨者,
供奉為精神上的福祉。

它認為它自佛陀所傳下來的,
乃是佛陀的精神 ── 即是,他開悟的主體,
由這個開悟的主體,他產生了那麼多聖經。

達摩所要注入中國人心中的,也就是佛教創始者的這個精神。
依照傳燈錄 (卷三) 的記載,當達摩認為他該回國時,
曾對他的弟子們說:“ 何不告訴我你們所達到的悟境?”

弟子之一道訓說:
“ 依照我的瞭解,道德運作既不依文字,亦不離文字。”

達摩說:“ 你得到我的皮。”

尼姑總持說:
“ 依照我的瞭解,就像慶喜
(Ananda) 看到阿門佛國,
一見便不再見。”

達摩說:“ 你得到我的肉。”

道育說:
“ 地水火風等四大,自始就是空的,
眼耳鼻舌身五蘊本不存在。
依照我的看法,無一物可得。”

達摩說:“ 你得到我的骨。”

最後輪到慧可,他走出來,
行了禮,又回到他的原位。

達摩說:“ 你得到我的髓。”



禪師就是這樣傳遞他們的宗教。
他們是極為原創性的,絕不受傳統的佛教之任何阻礙。

事實上,在禪師的手中,佛陀往往遭受頗不公正的非難。
譬如說,臨濟宗的創始人臨濟義玄有一次就這般說:

“ 各位求道者,你們不要以為佛是無上完滿者。
在我看來,他不過是一個糞池。
菩薩與尊者 ── 所有這些都不過是枷鎖你的器具。

因此,文殊劍殺瞿雲,而鴦掘
(Angulimala) 刀傷釋迦。
各位修道者,沒有什麼佛道可得的。
所謂 “ 三乘 ”,“ 天、人、畜生、餓鬼、地獄五性 ”,
“ 圓頓 ” 之教等等 ── 

有這些都只是用來治療種種疾病的方法;
它們本身是沒有實質的。
不論它們自稱具有何等實質,
都只不過是象徵性的表現,
除了文字的戲論之外無他。

“ 各位修道者,有些禿子想抓住某種東西做依附,
以便可以讓他們解脫世俗的枷鎖。
大錯,求佛失佛,求道失道,求祖失祖。”
( 譯注:見《臨濟錄》)


如此看來,禪師們在傳道工作中所要做的,
顯然是儘量使弟子有獨立性與原創性,
不僅是對傳統佛教的解釋上為然,
在他們自己的思想方式上亦然。

如果有什麼事情可說得上是讓他們十分厭惡的,
那就是對於外在權威的盲目接受,
以及對於因循習俗的謙卑屈從。

他們要求的是活生生的生命,個體性和靈性。
他們給予心靈完全的自由,任其自我展現;
這種心靈的自我展現,是不可以被任何人為的事物去阻礙的 ──
諸如把佛當作救世主來崇拜,對於經典的盲目信從,
或對於任何外在的權威之無條件的依傍。

他們告誡弟子,不論任何事物,
必得由他們自己證實為真,才可接受。
一切事物,不論是神聖的或凡俗的,都要加以摒棄,
因為它們不屬於自心。

他們說,不可執著於感覺,不可執著於理智,
不可依傍二元論,不可依傍一元論,
不可被某種絕對體所誘,不可被神所誘,
你只要是你自己,則你將虛如太空,
自由如空中鳥或水中魚,你的精神將明澈如鏡。

佛與非佛,神或非神,
這一切只不過是遁詞,
是文字遊戲,沒有真實的意義。




【禪學隨筆】  ─  鈴木大拙著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ki
  • ~~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

    ~~別人吃飯 你是不會飽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