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出體的視覺 




一名二十歲的演員有一天晚上正在舞台上非常激狂地跳舞時,
突然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以下就是他以軼事形式所作的描述,
 我們先拿這段陳述做為進一步探討此一課題的引言:

   突然間,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
我發覺自己竟然在靠近天花板的鐵製橫樑上。

  我很清楚地察覺到樑柱的暗影,
透過房間的陰暗部分向上攛升,俯視下方,
  瞧見滿場的聲光人影,我很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視覺有了變化﹕

  我可以同時看到房間裏的所有東西
  似乎每一個頭頂上的每一根毛髮都能在同一時間
一目了然,盡收眼底」。

  成百上千顆頭顱呈波浪狀地排列在一行行的行軍椅上,
       五、六個嬰兒睡在大人的膝上,
    各色各樣的髮型,透過舞台上的燈光照耀而閃閃發光。

  然後我的注意力移到舞台上,看到我們身著各色的緊身連衣褲,
       隨著舞曲左右盤旋,
  而我就在那裡─我就在那裡─和我的舞伴面對著面。

  不用說,這個人發現自己同時身處兩地時─也就是在自己的體內和
        體外─著實驚訝不已,而且他對這種事情為何發生在自己身上而百思不解。

  不過後來他有了機會對這次的經驗和它可能涵蘊的意義仔細的思肘了一番,
  而且他也像我們一樣考慮到有兩種明顯的現象可能與瀕死經驗有關:

    它到底是一種自然現象還是一種心理迷亂呢?

  我當然希望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 …… 鮮明生動的事件過程歷歷在目,
  加上我「一目了然」的視覺──銳利如鷹眼一樣同時看到大廳內所有東西
  似乎兩種都有可能。但當我想到當時看到的東西,如天花板橫樑的鉚釘花紋,
  或是坐在第五排穿格子外套的男人頭頂上的禿塊,或是整個過程中
        充滿我的視線的數百樣其他的細微事物,把這種情況稱之為自然現象而非
        幻覺似乎又比較合理。就我的腦海中已有的訊息來說,自行檢視的幻覺
        不可能看得如此周全而鉅細糜遺。
 
  明顯地靈魂出體經歷
(OBE) 的描述,其本身不只令人著迷,充滿暗示,
  它同時也提供了研究者明確的線索,讓他們四處為瀕死經驗的真實性蒐集證據。
  顯然,儘管這些經驗有著無可否認的主觀特質,它也有一種成份至少
       在原則上有機會得到外在的佐證。

  雖然我上面提到的那個人並非在接近死亡時靈魂出體
  他的描述卻與許多經歷過瀕死經驗的人所報告的細節和內容極其類似。
  他們同樣提到離開身體一陣子,並且看到了周遭環境的全景和其細微末節。
  那麼是否可將這些描述一一加以驗證。

  如果有人可以證明這些病人絕對不可能自然而然地看到他們所看到的,
  或以其他方式獲得這樣的資訊,我們
就有了說服力極強的證據來支持
       瀕死經驗的客觀性。同樣地,假若這些視覺可用此方法確認,
       我們也就可以理直氣壯地更加相信,  瀕死經驗在上述的這些層面,
       基本上已經超出科學直接驗證的範疇了。

  事實上,在瀕死經驗的研究領域中,
  收集這種證據已經是目前進行中的嚴肅研究的主要目標。
  不過要達到此一目的,我們必須先決定瀕死經驗者在接近死亡
       而離開他們的身體時,究竟有哪些感覺。

                       

 
─ 摘自《穿透生死迷思》by Kenneth Ring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