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如


   
 

 真     如

   一切眾生皆具有圓滿佛性,這佛性有許多異名,
   如真如、法性、清淨本心、本來面目、本際、實相 、菩提。

   為了描述它自在無礙的本來面目,
又叫它為本地風光

   真如具足圓滿的覺性,故稱「佛性」。
              又為萬法之本,故稱「法身」。
                   為萬法之性,故名「法性」。 
    此心之体不變昜,故稱它為「真如」。
        此心覺性圓滿本具,故名「本覺」。
            法性非虛妄不實,故名「實相」。
            心本清涼寂靜,故謂之「涅槃」。
 
   法義的闡釋方式最常看到的是「体用」二說,
   也是現今常說的「本体論」與「現象論」。

   真如是心的本体論描述,生滅現象是心識所起的現象論。
   本体論與現象論是一体兩面,本体論在闡述心的靜態本質、
本有的特質。現象是作用所產生的外相。

   不論由本体論出發或由現象角度的出發,都是心的一種描述。
   一切法從本以來,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
   無有變異,假名為真如。

   真如自体在凡不減,在聖不增,眾生帶著真如在六道輪迴無量劫,
   也不會消失,証聖成佛,真如体性也不會增加什麼,此即是所謂
 「法性如如」。

   只因眾生有著妄想攀緣,才無法証得清淨的真如。
   若離了妄想心,就無凡聖、迷悟、空有、生死涅槃、
   煩惱菩提種種法相差別,真如自然法爾顯露。

   六祖惠能大師說:
   「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
      何期自性本無動搖。」描述清淨真如。
 
   《入佛境界經》說:
   「諸佛如來不見諸法,不聞諸法,不念諸法,不知諸法,
      不覺諸法,不說一法,不示諸法。」

   清淨法性無我、人、眾生、壽者相,離名言相,離覺觀、離分別意識,
   離見聞覺知而清淨無染,不淨不垢。

   中論說「以有空故,一切法得成。」在說理体與妙用乃不一不異。
   於理体,法性平等,於妙用,能顯無量義。
   似水生一切波,全波本是水。

   体用亦猶如燈與光,光在燈在,光還照燈体,心光復照心体,
   故說体用如如,即体之用是妙智,即用之体是真如。
   妙智與真如皆是對心的說明而有,皆在一心中。
 

 
 (二)  明 心
 
   所謂「明心見性」,是先明心地而後見心性。

   明心地是先了知萬法不離唯心造,佛與眾生皆同此心,
   如「達摩血脈論」說:
   「前佛後佛,只言其心。心即是佛,佛即是心,
      心外無佛,佛外無心。」

   此心無始以來,不生不滅,不垢不淨,無形無色,非青非黃,
   離言絕句,猶如虛空,了無邊際。
   佛與眾生的心性本來無別,若直下認取此一平等心性,
   當下心佛平等不二,即心即佛。

   若不能當下認取即心即佛,將會心外求法,以心求佛,若是如是,
   將猶如「佛在覓佛」,終是戲論。

   若能歇了外求之心,「法性佛」法爾現前,當下無欠無餘,
   在佛不增,在眾生時不減,猶如日正當中,虛空不曾明,
   日落黑夜,虛空亦不曾暗。

   明暗只是因緣所生的現象,虛空性如如不動。
   法性也如是這樣,離一切名言,不被凡聖句言所障礙,
   不被三藏十二部經所障礙,無古無今.,正如古德說:

   「縱使三祇精進修行,歷諸地位,及一念証時,只証原來自佛,
      向上更不添得一物,卻觀歷劫功用,總是夢中妄為。」

   心外求法,即是將心覓心,皆是著相求境,一有著相,就與大道背馳。
   法即是心,心即是法,心外無法,法外無心。

   心自無心,隨處清淨,入一切差別境時,心亦無染無別,清淨如昔。
   一切萬用,不離唯心所現,心光透十方,切莫要「將心無心」,否則,
   此心卻成有心,心念一有作意,即落在有能所的分別心,
   但能無心差別,心、佛、眾生即同源。


 
(三) 何謂見性
 
   明白心的空性,不一定就能感觸菩提的妙用。

   見性不同於明心之最大差異,在於見性者能在舉手投足,
   揚眉瞬目中能自受用本覺的無量功德,自受用是由理悟進而不經意念,
   不經思惟的去親切感觸它,於日用中領受它。

   明心猶如看影片說明坐飛機的感覺,
   自受用是坐上飛機上天空直接領受飛翔。
   真如是清淨法性的異名,法性又是什麼呢?

   諸論常說「法性如虛空相,無形無相無色」。
   無相無色無味,非見聞覺知之所及,既然真如非見聞覺知所能觸及,
   那麼為什麼又說能見性呢?

   此見非眼見物的見,是以心能現觀諸法本空,
   明覺法性本自具足,故假名為見。
   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若見諸相非相即是見諸相畢竟空,因此,以見諸法空性名見如來。
   又以諸法無生性是諸佛第一諦身,故名見佛身。
   對於見性,我們來下一個慨略的定義,即現觀緣起無常無我,
   了達名相不離緣起有,對非緣生之清淨佛性之妙用,
   能自知、自証、自肯,假名為見性。

   我們用六祖的一句名言來引伸見性的妙用,六祖說:
   「惠能無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

   見性者心中起念時,念念正是不離清淨佛性的妙用。
   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是歷緣對境中,親切的感觸覺性之妙用。
 
   我們來看一段聖者對見性的對話 :
      昔異見王問婆羅提尊者曰,何者是佛?
 
       尊者曰: 見性是佛。 
               王曰: 師見性否。     
         尊者曰: 我見佛性。  
                王曰: 性在何處?      
         尊者曰: 性在作用。  
                         王曰: 是何作用今不見?    
                       尊者曰: 今見作用王自不見 。 
               王曰: 於我有否?    
                        尊者曰: 王若作用無有不是,   
                                     王若不用體亦難見。  
                              王曰: 若當用時幾處出現?      
                        尊者曰: 若出現時當有其八 。  
                          王曰: 其八出現當為我說。 
 
      尊者曰:
在胎曰身、處世曰人、在眼曰見、在耳曰聞、
在鼻辨香、在舌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
遍現俱該沙界收攝在一微塵 。
識者知是《佛性》,不識者喚作《精魂》。


 
 (四) 見性至少必須具備三個條件
 
    一:對緣起無自性、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能不經尋伺即能勝解無礙 。        
    二:養成令心安住於當下,心空如洗的定力。
           三:不希求未來,不攀緣過去,放下一切聖言量。
 
   觀心前,先令心放下一切念頭,一切善事、惡事全拋下,
   得意的,失意的全放一邊,令心不尋伺,令心無起念的覺照。

   當妄念來時,知道妄念本空,來去不住,只管靜靜的看,猶如坐看風雲起。
   妄念的覺察當下,了無蹤跡了,久久純熟,能契入不除妄、不求真的無住心境。

   心若失去了正觀,才會讓妄念入侵,當心若被妄念所牽伴而失去正念正知時,
   就要從零開始,回到不尋伺、無起念的覺照。

   如此的反覆的學習安住,當安住心增長時,定慧即默默的成長。
   逐漸明白並自知念頭當下生起時,能夠不生對治,任其煙消雲散,
   這種通達生滅無性,即是空性顯現。

   當覺照生起時,即能明白覺性自然明淨,
   有妄想執取才會有染淨之執。
   一旦心能安住於當下,並逐漸養成心空如洗的禪定個性,
   一旦日久功深後,自然會慢慢的相應於緣起性空,對境感受如夢如幻之
   「般若空觀」。

   習性顯現的分別我見,也會慢慢扭轉與淡化。
   過程中,分別我執淡化一分,就會與般若相應一分。

   對過去習慣性的攀緣、懷念,對未來祈求、追逐,都不外是
   過去帶來的自妄想習氣。當分別我執慢慢扭轉後,覺性自然逐漸明淨,
   也會進一步的相應不作對治、不執、不取、不求真、不除妄的般若。
   這無住、無取、無相的般若,乃立基於心空如洗的定力與
   般若空觀的深入熏習。
   如果令心安住於當下,心空如洗的定力沒養成,以及未能致力
   熟悉於不作對治、不執不取、不求真、不除妄的般若,就無法有覺醒的火花。
   退一步說,心空如洗的定力沒養成,對緣起無自性、諸行無常、
   諸法無我之般若無以融通,更遑論會有覺醒的火花。

 

 (五) 覺 醒
 
   於現觀中覺醒了什麼呢?

   覺醒是相應般若慧,覺醒了菩提本自清淨,本自具足,本是無法可修,
   所以只是莫要污染,不須刻意去修持。

   覺醒菩提乃無禪定與散亂,所以入定不入定本是一境,無悟亦無迷,
   無法可証,不証自証。覺醒菩提非因緣生,故不生,不生故不滅。

   覺醒菩提無能覺與所覺,無悟者與所悟,只因妄想才會分為二。
   覺醒菩提人人本具,三界眾生帶著它輪迴,卻一點也不會染污它的
   光明清淨覺性。

   覺醒菩提不受思想、觀念所牽覊,即使通達三藏諸經,覺性依然不曾有增長。
   覺醒我們於日用中處處顯現菩提,實在不必再向外去追尋,
   只在於我們是否能覺醒而已。
   覺性湛然寂照,以覺性非緣生,所以不從境生。
   以覺性空靈含虛,所以不礙緣起。

   覺性不依作意,卻明明不昧,了了常覺。
   覺性應緣,出之無方,緣盡入之無所。

   覺性如天然湖潭澄淨無比,亦如明鏡懸空,隨緣影現萬像森羅,
   月來現月,月去不留。此覺性湛然,無真無妄,妙明圓覺,
   是千聖所歸,諸佛法身。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