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夢豐富了人的想像力。
      我們一生中約有三分之一
的時間在睡覺,
          大部分的夜晚都有做夢。

  其中異常鮮明或是讓人困擾不安的夢,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久久揮之不去。

    但究竟什麼是夢?
        而且夢,若有任何意義的話,
    對夢者又有何意義?



早在西元前四世紀,中國哲學家莊子就提出了下列糾纏不清的謎:

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
夢之中又占其夢焉,覺而後知其夢也,
而愚者自以為覺,竊竊然知之
。」

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自喻適志與會不知周也,俄然夢覺蘧然周也。
不知周公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周與?


        莊子的心得引發很多種不同的回響。有些傳統文化可能與莊子一樣,
    把夢的領域與日常生活的意識領域等量齊觀。

        澳洲原住民尤其明顯,他們在某些情況下
不會去區分事情是在醒時還是夢時發生的。
    莊子的論調還意指我們日常生活的世界可能跟夢一樣虛幻不實。
傳統東方哲學家對浮生若夢的說法深信不疑。

  然而世界各文化一個廣泛的共識是,陽世與靈界如神明與凡人、
死者與生者間的溝通有其可能。
    先知,以及新宗教教派的創始人常自稱能獲得神明的指示。
如果夢是種靈界的經驗,那麼神與人溝通的一個
    可能模式就是在如夢似幻的狀態下。

  歷來的夢與異象:

        很多文化,甚至不區分異象與神明托夢有何不同,
顯示醒時的異象與夢有些模糊不清的地方。
    特別是猶太教、基督教、回教等宗教。在這個傳統體系中,
宗教真理是由上帝直接授意或是透過上帝的使者或天使傳達。
 
當上帝的旨意是透過希伯來先知的使者傳達時,
有時很難區分這樣的訊息是在夢中、或是在醒時的
    幻覺中傳達出來。同樣的在穆罕默德時代,
也沒有區分睡夢中與醒時的異象,
他在兩種情況下都能獲得真主的指示。

    昔在穆罕默德的一生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他在夢中接獲第一個啟示並了解到自己的使命。
    尤其在「夜之旅」的夢中,他初探整個宇宙的奧秘。

  夢能預知未來的一面促使古人,
希冀從中求得指點迷津或甚至治病療方,
這種儀式被稱之為「孵夢」。

    孵夢在古代非常普遍,而且是古人對美
索不達米亞(伊拉克)、
埃及、希臘與羅馬等社會的重要現象。
    古代在廟中進行的孵夢習俗,可能分別在美索不達米亞與埃及發展出來,
也有可能是從某個社會中發展出來,然後流傳到另一個社會。

        美索不達米亞人特別重視預測未來的占卜,
因此美索不達米亞很可能是孵夢儀式的發源地,
而且也顯示出    最先有系統使用孵夢儀式是為了預知未來。
相較之下,古希腦時期孵夢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治病,
大多在供奉    醫神的廟中孵夢。這項習俗還持續基督教時期,
據傳晚近到二十世紀初信徒還到天主教朝聖地點
  (特別是蓋在醫神廟廢墟的教堂)尋求夢中治病的奇蹟。

  古代流傳下來最豐富且最完整的夢傳說是西元二世紀
由希臘人阿特米多魯斯(Artemidorus of Daldis)編著的
【解夢】 (Oneirocriltica)一書。阿特米多斯最關注的是夢的預知功能。
在現代心理學與心理分析出現前,這是最重要的解夢方式。

    夢的心理學研究:

   現代研究把夢看成是我們心理的一種動力。
這個研究取向是來自佛洛依德,與其他深層心理學傳統的心理分析專家。
     其心理分析方式引人入勝的,是解釋為什麼要分析夢境。

   根據佛洛依德解釋是:
夢的目的是讓我們在想像中滿足社會所不容許的本能衝動。
  如我們真的夢到這欲望的實現的話,引發出強烈的情緒勢必驚醒我們。
但我們沒有被如此強烈的情緒驚醒,
  是因為佛洛依德所稱心靈的「檢查者」能轉換夢境,
掩飾其真正的意義。這種轉換作用導致夢,
  常看似奇特或甚至光怪陸離。

   相較之下,佛洛依德的學生容格,將潛意識自我描寫成是
較低層次的本能衝動與較高層次的神動力的複雜混合體。
  因而夢的目的不是為了掩飾,而是為了傳達某些意義給意識。
換言之,潛意識藏有某種試圖引導並幫助認識自我的智慧。
 
然而,潛意識語言是間接且象徵性的,需要透過解釋才能了解。
因此容格認為,解夢的目的在幫助個案能
  正確解釋來自潛意識的訊息。

   其他沿襲佛洛依德/容格主要傳統的深層心理學派,
也將夢視為來自意識心靈的明證,而潛意識心靈是由我們的
  心理狀態模塑而成。這些思想流派,
把夢視為一種不是很明確的溝通,
需要某種形式的解釋,才能揭開其真正的含意。

  從完形治療可明顯看出這種基本解釋的傾向,
其要求個案表現出夢中不同的景物,
以做為發掘或解釋夢的含意的策略。
  完形治療的
另一種解釋策略,是要求夢者在不同的夢中
景物間-設計對話,然後分析從對話中出現的意義。
 
 現代夢的理論:

   現代心理分析師,少有人會遵循古典的心理分析研究。
他們多採取較務實、較少治療取向的方式,
  而且認為至少有些夢,不過是由最近經驗殘餘下來的產物。
例如,如果我們白天開車經過鄉間,夢到在道路上開車就不足為奇,
這樣的夢不一定具有任何深層意義。
 
夢境中較不尋常的部分是來自夢時的心靈傾向,
把誇張的比喻具象化。因此如果有人夢到老闆在河裡游泳,
可能表示夢者希望叫老闆去「跳河」。還有的夢複雜得多,
  需要更深入了解夢者生活的細節,才能進行解析。

   雖然有些夢的意義,看似一目了然,
但不少夢卻是支離破碎且荒誕不經。
大部分的夢具有超現實的特質,這種特質讓人很難拆解其意,
影響所及,很多人索性將夢斥之為無稽。
 
這可見之於夢的啟動-綜合模式所提出的
  科學解釋。啟動-綜合模式最初於一九七七年提出,
假設夢是前腦試圖了解睡時後腦發出的零碎電波。

   清醒時,前腦會將內部與外在感官輸入的訊息
加以分類整理,以了解世界各種經驗的意義。
  睡夢時面對較鈍的腦部發出一連串不連貫、且零散的訊號,
較高的心智中樞會試圖對輸入的訊號加以整理,
  製造出夢境的各種敘述結構。
 
很多夢只是成串不連貫的影像,
代表腦部就是沒辦法綜合處理輸入的訊號。
  對嘗試了解夢境但不得其門而入的人來說,
啟動-綜合理論雖有一定的吸引力。然而,
由於幾乎人人都至少做過一些寓意深遠的夢,
該理論終究無法讓人滿意。從經驗層次來看,
啟動-綜合理論沒有對像是大家都做過共通的夢、
提出解釋,因而不是完備的理論。

   幾乎每個人都做過某些類似的夢。
這些共通的夢境包括夢到從高處墜落、
在空中飛行、在公開場合沒有穿衣服等。
  這些共通的夢境是來自人類根本的經驗與焦慮。
夢到從高處墜落就是常見的夢境一例。
 
心理學家猜測夢到從高處墜落,
  是深植於我們幼年開始學走路的經驗。如果這個假設正確的話,
那麼我們童年的經驗已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而且在我們成年後,經歷到強烈焦慮時會再浮現出來。
有些社會學家更進一步推測,我們害怕從高處墜落的焦慮,
  最終是來自我們史前祖先害怕夜裡
從樹上墜落所遺傳下來的本能或反射動作。

  睡眠研究:不難了解為什麼我們會渴望夢的研究是以能計量的生理
 
   現象為根據。因為夢是如此主觀,令客觀、實證科學手足無措。
現代實驗室,導向的夢的研究雖不乏眾多開路先鋒,
但直到一九五三年發現「快速眼動睡眠」(REM)及
後來把REM睡眠與做夢相連才真正順利開展。
  雖然後來有研究顯示,明顯的做夢時期可能發生在
非快速眼睛睡眠階段,但REM睡眠與做夢間密切相關的
  假設主導夢的科學研究長達十年的時間。
 
在發現REM睡眠與做夢有關的研究之前,研究員已發現睡眠的四個階段。
  這些階段是以腦部的電波活動來測量-
特別是在腦波圖樣(EEG)輔助下測量的腦波活動狀況。
  這些階段從第一階段代表我們剛進入睡眠狀態開始,
到第四階段也就是熟睡期為止。
 
大部分的夢發生在第二階段,
也就是當我們開始進入REM睡眠時。對一般年輕人來說,
典型的睡眠循環是在REM睡眠與熟睡期間的循環變化,
  一個循環時間約為九十分鐘。健康的成人每晚
約經歷四--六個這樣的循環,但睡眠循環會根據年齡而有所不同。

   現代睡眠科學研究,晚近才發展出饒富趣味的
清明夢(lucid dreaming)研究取向。做清明夢的人
在做夢時知道他們身處夢中。這種狀態,最特別的是清明夢者;
可有意識地改變其夢境,這使得研究人員能探究與清明夢有關記載:
  亞里斯多德的【論夢】
(On Dreams),他在文中指出,
「往往當人睡著時,意識上有某種東西會宣稱
呈現在其上不過是夢。」其他歷史人物如聖奧古斯河
與聖湯瑪斯阿奎納斯也在其著作中提及清明夢。

   大體上,在一九八O年代史帝芬.賴伯格(Stephen La Berge)
開始發表他驚人的研究結果前,心理學家很難認真研究,
清明夢這種不尋常意識狀態的曖昧本質。
賴伯格自幼就有清明夢的經驗,他在史丹佛大學攻讀心理研究所時,      
  就下定決心以科學方法研究這個現象。
 
賴伯格與在他之前的研究人員差別在於,他找到夢者,
在做清明夢時可傳送訊息給研究者的方法。
之後他訓練十多名能在睡覺時與研究員溝通的清明夢受試者。
  賴伯格最終還訓練受試者,在做夢時完成多種不同的任務,
包括從計算到飛行,而且當他們完成任務時還發送信號給研究者。
 
這些實驗結果記在賴伯格一九八五年出版的
暢銷書【清明夢】 (Lucid Dreaming)中。
  該研究的成功刺激全國各地組成夢團體。
大眾媒體亦對清明夢感興趣,無數的文章與脫口秀節目
也興起討論清明夢風潮。

  夢的神話觀點:

   除了掀起了清明夢熱潮外,對夢的解釋與了解也再度蔚為風潮。
每月有探討夢的書出版,而且從科學研究到自助解夢的書都有。
只要到各地任何書店,都可發現有好幾個書架陳列這個主題的書。
 
夢的熱潮再度興起,至少有部分得歸功神話再度成為家喻戶曉的故事。
神話是代代相傳的故事,常與神明與宗教力量的奇妙接觸有關,
  而且多發生在有異象出現與「如夢似幻」的狀況下。
現代夢與神話間的關聯性是由深層心理學建立起來,
  特別是由容格創始的思想潮流。
 
容格發現、他的個案,常可在世界文化神話系統中發現的象徵形象。
  他指出,神話是集體潛意識的具體呈現,
而集體潛意識是心靈的一部分,主要是貯藏神話與象徵的寶庫。
 
   他把集體潛意識看成是每個社會神話的根源。
容格表示,集體潛意識,還塑造出一些可在夢中發現的形象。
  近幾年,神話觀點;成為人類文化的正面力量,
而且透過喬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與其他
沿襲容格觀點作家的著作,普及開來。
 
拜這些著作之賜,有「神聖故事」之意的神話,
現在被視為有價值、甚至是人類不可或缺的事物。
坎伯重述容格的觀點,把夢描繪成個人的神話,而神話是社會的夢。

   坎伯在接受比爾.幕耶斯
(Bill Moyers)的電視訪問時,用他自己的話說:

「夢是個人深層、黑暗底層的經驗,   
而此個人經驗是個社會集體的夢。
      神話是大眾的夢,而夢是個人的神話。
 
如果你個人的神話,
亦即你的夢,剛好與社會的夢相吻合,
   你就能與社會和諧共融。如果無法吻合,
你就得在前方的黑森林裡獨自冒險。」

  夢與新時代:

夢的熱潮再度興起,還與新時代運動的長期影響有關。
新時代是類似古老的秘教/形而上次文化的流行運動,
  使得社會再次認真看待,以往視為邊緣又不重要的題材。

新時代運動傾向把握夢的流行風潮的幾個面向。
例如,涵蓋特殊夢的意象,解釋夢的字典,就有納入時代
  觀點的傾向。新時代接觸並重新評估其他秘教藝術(如占星術與冥想),
還傾向把夢看成蛻變與治病的工具,
  一如派翠霞,加爾非德
(Patricia Garfield)的暢銷書
<夢的治癒力>(The Healing Power of Dreams)書名所言。

   新時代運動也接受清明夢的觀念。除了賴伯格的研究外,
清明夢的觀念也呈現在卡洛斯.卡斯塔尼達
  
(Garlos Caslaneda)的著作,以及東方宗教中各種形式的瑜伽中。
如同其他新時代主題,清明夢還被看成具有治病與自我變潛力的工具。

   新時代運動的基本哲學教義是,
我們所經驗的世界可隨著人的意向而伸縮調整 ──
或者,如其所大聲疾呼的,你創造你自己的現實。
 
雖然這個準則在運用到醒時世界時仍有存疑之處,
但明顯適用於夢的領域。例如所謂的「設計夢境」技巧,
夢者決定其想做的夢境,然後試圖「說服」潛意識要做某類特定主題的夢。
  對很多人來說,這個技巧效果驚人。

   另一個左右夢的方式是刻意塑造自己的夢境。
由於夢境是夢者心靈的產物,應可能只要心想而「夢」成。
  再者,如果夢者已對清明夢技巧掌控自如,
就更能有出人意表的效果。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