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義存 禪師
 
 
 
 
       福州雪峰義存禪師,德山宣鑒禪師之法嗣,俗姓曾,
       長慶二年(822)生於泉州南安。其家自祖父以來,皆友僧親佛。
       義存生下來即厭葷腥,乳哺時,一聽到鐘磬聲,或見到出家人,
       其容必動,所以父母特別鍾愛他。義存九歲的時候就想出家。
       其父怒而未許,後隨父游蒲田玉澗寺,見慶玄律師持行高潔,
       遂拜為師,並留在寺中為童子。十七歲始落發出家。
 
       唐武宗毀法期間,義存禪師隱居山林,禮謁芙蓉靈訓弘照大師,
       並得到弘照大師的器重。後往幽州(今北京一帶)寶刹寺受戒。
       此後,義存禪師開始遍巡名山,參扣諸方禪德。 

       義存禪師曾在洞山座下當過飯頭。洞山禪師一日問義存禪師:
      “ 作甚麼來?” 義存禪師道:“ 斫槽來。” 
       洞山禪師問:“ 幾斧斫成?” 義存禪師道:“ 一斧斫成。” 
       洞山禪師道:“ 猶是這邊事,那邊事作麼生?” 
       義存禪師道:“ 直得無下手處。” 
       洞山禪師道:“ 猶是這邊事,那麼事作麼生?” 
       義存禪師於是便走開了。
 
       一日,義存禪師正在淘米;
       洞山禪師問:“ 淘沙去米,淘米去沙?” 義存禪師道:“ 沙米一時去。” 
       洞山禪師道:“ 大眾吃個甚麼?” 義存禪師一聽,當即掀翻米盆。 
       洞山禪師道:“ 據子因緣,合在德山。” 義存禪師雖在洞山座下參學多年,
       卻未能如願了卻本分事,於是便辭別洞山。
 
       洞山禪師問:“ 子甚處去?”
       義存禪師道:“ 歸嶺中去(回福建去)。”
       洞山禪師問:“ 當時從甚麼路出?”
       義存禪師道:“ 從飛猿嶺出。”
       洞山禪師問:“ 今回向甚麼路去?”
       義存禪師道:“ 從飛猿嶺去。”
 
       洞山禪師問:“ 有一人不從飛猿嶺去,子還識麼?”
       義存禪師道:“ 不識。”
       洞山禪師道:“ 為甚麼不識?”
       義存禪師道:“ 他無面目。”
       洞山禪師問:“ 子既不識,爭知無面目?”
       義存禪師被問得無言以對。
 
       離開洞山之後,義存禪師又來到湖南武陵德山,參禮宣鑒禪師。
       時岩頭.全奯、 欽山.文邃二禪師亦在德山座下,且相與友善。
       一次,德山禪師上堂云:“ 問即有過,不問猶乖。”
 
       當時,有位僧人便出來禮拜。德山禪師一見便打。 
       那僧迷惑不解,便問:“ 某甲始禮拜,為甚麼便打?” 
       德山禪師喝道:“ 待汝開口,堪作甚麼?” 
       事後,德山禪師令侍者喚義存禪師來。

       義存禪師上來之後,德山禪師卻說:“ 我自喚義存,汝又來作甚麼?” 
       義存禪師無言以對。 後,義存禪師又入丈室參禮德山,問道:
      “ 南泉斬貓兒,意旨如何?” 
       德山禪師一聽,便用拄杖將義存禪師打出丈室,義存禪師腳剛跨出門檻,
       德山禪師卻喚道:“ 會麼?” 義峰禪師道:“ 不會。” 
       德山禪師歎息道:“我恁麼老婆心,也不會?”
 
       過了一段時間,義存禪師又參德山:“ 從上宗乘,學人還有分也無?” 
       德山禪師當即給了他一棒,反回道:“ 道什麼?” 義存禪師不明其旨。

       第二天,他又來問德山禪師。 
       德山禪師道:“ 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 義存禪師一聽,終於言下有省。
       但是,此時他心中尚有疑問,還沒有完全徹悟。後來有一次,
       義存禪師與師兄岩頭全奯禪師外出,至澧州鼇山鎮,被大雪所阻,
       住在一個野店裏,進退不得。岩頭禪師每天只管睡覺,
       而義存禪師卻一直堅持坐禪。
 
       有一天,義存禪師實在看不過去,便喊岩頭禪師道:
      “ 師兄!師兄!且起來。” 岩頭禪師道:“ 作甚麼?” 
       義存禪師道:“ 今生不著便,共文邃個(這)漢行腳,到處被他帶累。
       今日到此,又只管打睡(我今生命運不順,不走運,盡倒楣。
       先是隨同文邃這漢行腳,到處被他拖累。今日跟著你來到這裏,
       你卻只管整日蒙頭睡大覺,也不用功修行)!” 

       岩頭禪師喝道:
      “ 噇!眠去!每日床上坐,恰似七村裏土地,他時後日魔魅人家男女去在。” 
       義存禪師指著自己的胸口,解釋道:“我這裏未穩在,不敢自謾。” 

       岩頭禪師道:
      “ 我將謂你他日向孤峰頂上盤結草庵,播揚大教,猶作這個語話!” 
       義存禪師又重複道:“ 我實在未穩在。” 
       岩頭禪師道:“你若實如此,據你見處,一一通來。
                                是處與你證明,不是處與你鏟卻。”
                               (你如果真是這樣,那就請把你的見處一一告訴我。
                                                        對的地方,我給你證明,不對的地方,我幫你剷除)
       義存禪師道:“ 我初到鹽官(齊安國師),見上堂舉色空義,得個入處。” 
       岩頭禪師道:“ 此去三十年,切忌舉著。” 
       義存禪師接著道:“ 又見洞山過水偈曰:

              ‘ 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岩頭禪師道:“ 若與麼,自救也未徹在。” 
       義存禪師又道:“ 後問德山:從上宗乘中事,學人還有分也無?
       德山打一棒,曰:道甚麼!我當時如桶底脫相似。” 

       岩頭禪師突然大聲喝道:“ 你不聞道,從門入者不是家珍?” 
                              
[以上岩頭禪師的三處點化,皆是要義存禪師一一放下。] 

       義存禪師接著問道:“ 他後如何即是?” 
                                          
(既然上面所講都不是,那麼,我以後如何做即是。)

       岩頭禪師道:“ 他後若欲播揚大教,一一從自己胸襟流出,
                                 將來與我蓋天蓋地去。” 
       義存禪師一聽,豁然大悟,便起座作禮,連聲叫道:
      “ 師兄,今日始是鼇山成道!”
 
       德山禪師入寂後,義存禪師便回閩中,於雪蜂創院開法接眾,
       一時徒眾翕然,身邊常隨弟子達一千七百餘人。
       閩帥王審知對雪峰禪師極為崇敬,並從他受法。
       在王審知的護持下,佛法在閩中曾盛極一時。
       義存禪師圓寂于五代後樑開平二年(908),春秋八十七歲。

      上文轉載自    http://coze.blogspot.com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