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        
 
                                                                 


     看看
《景德傳燈錄》這則公案:

     師(羅漢桂琛)與長慶、保福入州,見牡丹障子。
         保福云:「好一朵牡丹花!」
         長慶云:「莫眼花。」
         師曰:「可惜許,一朵花。」

     桂琛長慶、保福三位禪師進入州城,看到畫有牡丹的連屏的屏風,
     三位各說了一句話。
 
      保福禪師說:「好一朵牡丹花啊!」
      長慶禪師說:「莫眼花!」
      羅漢桂琛禪師卻說:「可惜啊!一朵花!」
 
     《景德傳燈錄》文注中紀載了玄覺禪師的提問:
        覺禪師云:「三位老禪師的話有沒有親疏?羅漢(桂琛)這樣,
                               落在什麼地方。」
 
     所謂「親疏」是指離悟道是近(親)還是遠(疏)。
     羅漢桂琛的話,到底落入什麼境界?
 
     保福禪師說:「好一朵牡花!」他看到了一朵被稱作「」的牡丹花,
     而不是純然的看花,落入「」與「」,經「思議」、「分別
     過的「分別心」,離悟道尚遠。
 
     長慶禪師聽保福禪師這麼入俗,想跳開這塊俗地,
     立刻衝著他說
:「別眼花了!」
     亦即要保福禪師別讓自己的自性受到外界的影響
 
     「眼花」一語,指自性受外界所影響,
     長慶禪師一點都不想沾鍋,以為自己入於聖境。
     但問題是,他不能隨緣,亦即不能隨緣任運
     不自覺地讓自己落於「」境,
     事實上,這也是一種「分別心」,一種偏見
 
     桂琛禪師站出來說:「可惜啊!一朵花!」

 
        第一句「可惜啊!」是針對兩位禪師一落於「凡」,
                       一落於「聖」的分別心的惋惜。

        第二句話「一朵花!」則是桂琛禪師自己的所見,只是一朵花,
                           無好與壞,
無聖與凡,是絕對的境界
                           是「即相而離相」,是「心不住境」的表現。

 
     桂琛禪師何嘗不識眼前的花 ─ 牡丹花
     但他並不執著於牡丹花,深知自性是不能向外攀緣
     又儘管自性不能向外攀緣,但仍承認牡丹花的存在,
     此即所謂:

即相而離相」─

 心知外境,又不會執著於外境的「絕對」、
「不二」的境界。
 

「絕對」或「不二」的境界,
是不區分「好」與「壞」,
是不區分「凡」與「聖」的境界,
亦即「凡聖共一家」的境界。

你說,桂琛禪師落入什麼境界。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琉璃珠
  • ~~結習未盡,華著身耳;結習盡者,華不著也~~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