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是教不來的
 
─ 克里希納穆提 ─

 

 
       請不要特別注意「靜心」這個詞。
       我發現你對這個詞很熟悉,但這個詞並不是你想像的那回事。
       突然間,我看見你的面容現出了一抹嚴肅,
       一提到那個詞,你不由得坐直了身子,
       人類一直被這個詞所奴役,你們一定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吧!
       你們只知道這個詞蘊含著某種你們所擁有的幻想。
 
       你們都知道,世界各地有各種學派、老師、
修行瑜珈的人教授各種靜心方式,
       別笑,你們目前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做著這樣的事。
       你們以為,不斷地重複某個詞,就可以達到某種神奇的狀態。
       這根本不是靜心,是一派胡言,是自我欺騙、自我催眠。
 
       靜心是一種更廣闊、更深奧的東西,
       只玩玩「字詞」和「能量」是沒辦法觸及靜心的。
       但是,你還是必須碰觸它,因為沒有它,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是愛,
       你的眼裡永遠不會因為純粹的喜悅而閃爍淚光,
       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是美。
 
       你可能會借由吸毒、重複言詞、崇拜偶像
途徑得到微不足道的經驗,
       然而這種經驗是人類渴求的,是人類的自我投射 ──
       他們能夠體驗到的,其實都源自於已經知道的事。
       請探究這一點,你就會明白,
       如果你沒認清事物的實相,就沒有辦法「體驗」它,
       如果你認清它,那它就已經是陳舊的了。
 
       因此,當你渴求大量的經驗並且能夠認清它時,
       它就已經來自於記憶,是一種原有事物的重新投射,
       是一種記憶,而這不是靜心。
       靜心是心靈呈現自由的狀態,
       不是擺脫任何事物的自由,而是沒有任何動機的自由 ─
它並不是一種結果。
 
       它只有在擁有絕對秩序的時候,才可能出現。
       這樣的秩序並不是根據某種模式,
也不是通過習慣或傳統建立的秩序。
       有秩序,才有德行;這種德行不是源自於社會,
       它和通過紊亂失序發展出來的那種傳統,
或道德觀沒有任何關係。
 
       德行是一種活的東西,它就像朵花,
充滿美,充滿香氣,但卻沒有辦法培育。
       德行是一種運動,就像所有活的東西一樣,
       你無法捕捉它、掌握它,也無法說自己有德行。
       而沒有自由、秩序紀律、德行 ─ 其實全都是同樣的東西 ─
       靜心只是所謂的逃避,逃避現實,逃避日常生活。
 
      但是,秩序、自由、紀律都在日常生活中,
所以日常生活就是靜心 ─
      你瞭解我的意思嗎?靜心就在日常生活中,
      在你的微笑裡,在你觀看另一個人的方式內,
      它存在於關懷、溫和、慷慨裡,
      它覺察得到憤怒、冷酷、暴力攻擊 ─
這就是擁有靜心沉思的心靈。
 
      當你有了這樣完全的秩序 ─ 不是破碎的秩序,
      不是心靈的某部份井然有序,其餘卻雜亂無章;
      秩序不是破碎的,秩序就像二加二等於四一樣絕對,它不會等於五 ─
      這就是頭腦清醒。
 
      紊亂失序之所以存在,是我們因為自己的信仰與教條,
      因為自己的佔有和依戀而錯亂;我們錯亂,
是因為錯亂的根源全都是恐懼。
      所以,當你運用靜心在日常生活中奠定基礎 ─
      包括日常生活中你使用的言詞、姿勢、感受、熱情 ─
      你就奠定了秩序的基礎。而我們可以由此往前進……
 
      你會發現,靜心並不是全神貫注。
      全神貫注是一種狹窄、專一、獨立的過程,
和靜心沒有任何關係。
 
      先生,你看:
      要發現真理,你必須否定任何人說的一切;
      否定你的大師、你的宗教、你的書籍;
      否定自己是印度人、穆斯林、基督教徒、英國人或德國人……
      完全否定這一點!
 
      然後在這樣的否定中 ──
       ( 這取決於你否定它的方式,因為如果像出於抗拒而否定,
           那就會創造另一種紊亂 )
你看見紊亂、失序中的真理。
      因為在觀看紊亂失序如何出現的過程中,就存在著真理──
      就像你在真實中看到謬誤一樣。
 
      因為自由 ─ 加上它的秩序、德行、紀律──並不支離破碎,
      所以,心靈的結構和本質也不再支離破碎,
      這樣的心靈因此不再存活於爭鬥和衝突的狀態中。
      因此這樣的心靈是沒有終點的,它廣闊深奧,無法丈量。
 
      這樣一個本質上不可丈量的心靈,活在感動裡,有愛也有美。
      一旦有美也有愛,就有真理,並且沒有人類心靈創造出來的神明。
      這個瞭解日常生活、為日常生活帶來秩序、因此有美和愛的心靈,
      是修道的心靈。
這樣的心靈沒有悲傷,
這樣的心靈是種恩賜,
      擁有無限的、不可丈量的祝福。
 
      這樣的恒常就是愛 ─ 但是這個詞並不代表著愛。
      愛有自己的運動、自己的美,
      那是不管多靈敏、多微妙的思想都永遠無法捕捉的。
      思想必須完全靜止,然後也許這個恒常會到來、會碰觸它。
 
      靜心是觀看人生不斷變化的運動,
      從罪人進步到聖人的人是從一個幻象前進到另一個幻象,
      這整個運動也是一個幻象。
      當心靈看清這個幻象的時候,它就不再創造任何幻象了。
      因此,思想就終止了,不再想要變得更好。
      由此生出解放的狀態──而這是神聖的。
      單單是這樣,也許就可以得到永恆。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