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希遷禪師

 
 
 
      南嶽.石頭希遷禪師,青原.行思禪師之法嗣,
端州高要人,俗姓陳。

      大概是宿世修行的緣故,母親自懷上他以後,即不喜歡葷腥;
      降生後,不哭不鬧,從不給保母添麻煩。希遷自幼聰慧,
      七八歲時就萌發了出家的念頭。他對鄉民迷信鬼神、
      殺生祭祀的風氣很不滿,經常“ 往毀叢祠,奪牛而歸。”
 
      出家後,希遷禪師即前往曹溪親近六祖,可惜的是,
他還未來得及受具足戒,六祖就圓寂了。於是他稟六祖之遺命,
前往江西青原山,投行思禪師。

      《五燈會元》記載:六祖將示滅,有沙彌希遷,問六祖:
     “ 和尚百年後,希遷未審當依附何人?”六祖道:
     “ 尋思去!”因此,六祖順世後,希遷禪師便每日
于靜處端坐尋思,寂若忘生。
 
      當時,六祖會上有位首座和尚,看到希遷禪師這等樣子,就問:
     “ 六祖已經圓寂了,你在這裏空坐幹什麼呢?” 
      希遷禪師道:“ 我稟承六祖的遺誡,坐在這裏尋思。”
      首座道:“ 你有一位師兄,叫行思和尚,現住在吉州,
你的得法因緣在他那兒。
 
      六祖說得很明白,是你自己糊塗。”
希遷禪師一聽,便立即禮辭六祖的龕位,
      直接前往青原山靜居寺,參禮行思和尚。
 
      希遷禪師初禮青原,行思和尚便問:
     “ 子何方來?”
      希遷禪師道:“ 曹溪。”                       
       行思和尚又問:“ 將得甚麼來?”                
      希遷禪師道:“ 未到曹溪亦不失。”    
            行思和尚反問道:“ 若恁麼,用去曹溪作甚麼?”  
             希遷禪師道:“ 若不到曹溪,爭知不失?”
 
      接著,希遷禪師又問行思和尚:
     “ 曹溪大師還識和尚否?”
      行思和尚道:“ 汝今識吾否?”      
      希遷禪師道:“ 識--又爭能識得?”
               行思和尚道:“ 眾角雖多,一麟足矣。”
                                                    (牛角、羊角等,世間上的角雖多,能得到麒麟的一角就夠了)
 
      希遷禪師又問:“ 和尚自離曹溪,甚麼時至此間?”
              行思和尚道:“ 我卻知汝早晚離曹溪。”
      希遷禪師道:“ 希遷不從曹溪來。”
      行思和尚道:“ 我亦知汝去處也。”
                                                                 希遷禪師道:“ 和尚幸是大人,莫造次。”(和尚幸是有道之人,說話不要這麼輕率)
 
      過了一些日子,行思和尚又重新問希遷禪師:
     “ 汝甚麼處來?”
      希遷禪師道:“ 曹溪。”
      行思和尚便舉起手中的拂子,問:“ 曹溪還有這個麼?”
              希遷禪師道:“ 非但曹溪,西天亦無。”
      行思和尚問:“ 子莫曾到西天否?”
       希遷禪師道:“ 若到,即有也。”     
 
      行思和尚道:“ 未在,更道。”(你回答的不在理,再道一句)
      希遷禪師道:“ 和尚也須道取一半,莫全靠學人。”     
             行思和尚道:“ 不辭向汝道,恐已後(以後)無人承當。” 
                               
(我不是不想告訴你,只是擔心,我若告訴了你,今後便沒有人承擔佛法了。
                                                        佛法須是自悟始得,他人是他人的,終不關汝事)
 
      說完,便命令希遷禪師前往南嶽,給懷讓和尚送信,並吩咐道:
     “ 汝達書了,速回。吾有個斧子,與汝住山。” 
      希遷禪師於是持書來到南丘。希遷禪師禮拜南嶽和尚後,
      並沒有把書信上呈給他,卻問道:
     “ 不慕諸聖、不重已靈時如何?”
      南嶽和尚道:“ 子問太高生,何不向下問?”               
      希遷禪師道:“ 寧可永劫受沉淪,不從諸聖求解脫。”
 
      南嶽和尚一聽,知道希遷禪師已徹,便不再答話,徑直回方丈室去了。
      於是希遷禪師重新返回青原山。 行思和尚問:
     “ 子返何速?書信達否?”
      希遷禪師道:“書亦不通,信亦不達。去日蒙和尚許個斧子,只今便請。”
      行思和尚坐在禪床上,當即垂下一足來。希遷禪師一見,便叩頭禮謝。
 
      為了進一步勘驗希遷禪師,一日,行思和尚又問希遷禪師:
     “ 有人道嶺南有消息。”
      希遷禪師道:“有人不道嶺南有消息。”
      行思和尚道:“若恁麼,大藏、小藏從何而來?”
      希遷禪師道:“盡從這裏去。”
 
      經過多次錘煉,這一次,行思和尚終於印可了他。
      唐天寶初年(742),希遷禪師得法後,即離開青原前往南嶽衡山南台寺。
      南台寺的東側有一塊巨石,狀如蓮台,希遷禪師乃結庵其上,開法化眾。
      時人皆稱之為“ 石頭和尚  ”。
 
      希遷禪師的禪風高峻,接機乾淨利索,決不拖泥帶水,為諸方尊宿所稱歎。
      《宋高僧傳》中講,“初嶽中有固(南嶽堅固)、瓚(南嶽明瓚)、
      讓(南嶽懷讓)三禪師,皆曹溪門下,僉謂其徒曰:
     ‘ 彼石頭,真師子吼,必能使汝眼清涼。’由是門人歸慕焉。”

      當時,禪林中盛傳這樣一種說法,“ 江西主大寂(馬祖),湖南主石頭。
      往來憧憧,不見二大士為無知矣。”由此可以想見石頭禪師的門庭之盛。
      石頭和尚曾有一段上堂法語,顯示了他對南宗禪法的透徹把握。他說:
 
     “ 吾之法門,先佛傳授。不論禪定精進,唯達佛之知見。
         即心即佛,心佛眾生,菩提煩惱,名異體一。
         汝等當知,自己心靈,體離斷常,性非垢淨,
         湛然圓滿,凡聖齊同,應用無方,離心意識。
          三界六道,唯自心現,水月鏡像,豈有生滅?
          汝能知之,無所不備。”
 
      關於他禪風的高峻,我們可從他接人的機鋒語錄中略見一斑:
 
        1  時門人道悟問:“ 曹溪意旨誰人得?”                   
             師曰:“會佛法人得。”
                 曰:“ 師還得否?”    師曰:“ 不得。”
                               曰:“ 為甚麼不得?” 師曰:“ 我不會佛法。”  
 
       2  又有僧問:“ 如何是解脫?” 師曰:“ 誰縛汝?”
                         問:“ 如何是淨土?” 師曰:“ 誰垢汝?” 
                                       問:“ 如何是涅槃?” 師曰:“ 誰將生死與汝?”   
 
       3  問:“ 如何是西來意?”師曰:“ 問取露柱。”    
             曰:“ 學人不會。”師曰:“ 我更不會。”
 
       4  大顛問:“ 古人云,道有道無俱是謗。請師除。” 
                                  師曰:“ 一物亦無,除個甚麼?”                     
             師卻問:“ 並卻咽喉唇吻,道將來?”
 顛曰:“ 無這個。”           
             師曰:“ 若恁麼,汝即得入門。” 
 
      在南嶽弘法期間,希遷禪師除了日常接眾之外,還作過一些文字著述,
      現存有《參同契》《草庵歌》關於《參同契》的寫作因緣,
      《五燈會元》是這樣記載的:

             有一天,希遷禪師看《肇論》至“ 會萬物為已者,其唯聖人乎
             一語時,拊幾而歎曰:“ 聖人無已,靡所不已法身無象,誰云自他
             圓鑒靈照於其間,萬象體玄而自現。境智非一,孰云去來?至哉斯語也。”

             於是掩卷而坐,不覺進入夢中,夢見自己與六祖同乘一龜,
             游於深池之內。醒來之後,仔細推詳 ─“ 靈龜者,智也。
             池者,性海也。吾與祖師同乘靈智,遊性海矣。”
 
      石頭禪師圓寂于唐德宗貞元六年(790),
春秋九十一歲。諡無際大師。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