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荷澤神會禪師初參六祖惠能大師時,惠能大師問道:
  「你從遠處來,路途遙遠,太辛苦了,自性禪心帶來了嗎?
   可看見本體的法性是什麼嗎?」

  神會禪師道:
  「報告老師:『我』有來去,『自性』沒有來去,
   本體法性,普遍法界,怎可言見,抑或不見?」

  惠能大師道:「好敏利的詞句。」接著拄杖就打了下來。

  神會並不退縮,反而緊問道:
  「老師坐禪時,是見或不見?」

  惠能大師並沒有馬上回答神會的問話,先用拄杖打了他三下,
  說道:「我打你,是痛或不痛?」
  神會回答道:「感覺痛,又不痛。」

  惠能大師順著他的口氣說道:「我坐禪是見,也不見。」
  神會不放鬆,追問道:
  「為什麼是見?又不見呢?」

  惠能大師開示道:
  「我見,是因為常見自己的過錯;
   我不見,是因為我不見他人的是非善惡,所以是見,又是不見。

   至於你如果是不痛的話,那麼你便像木石一樣的沒有知覺;
   如果是痛的話,那麼你便像俗人一樣會有怨憤之心。

   我要告訴你,見與不見都是兩邊的執著,痛和不痛都是生滅的現象,
   你連自性都摸不清楚,居然還說無來無去?」


  神會聽後,大為慚愧,立刻向惠能大師行禮,並親近依止,
  誓為老師服務。

  後來,惠能大師要圓寂時,每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弟子都放聲大哭,
  唯獨神會默默不語,也不哭泣,惠能大師道:
  「為什麼你們要哭呢?我很清楚自己要到什麼地方去,
   如果我對自己一無所知,如何能預先告訴你們?

   只有神會一人超越了善惡的觀念,達到了毀譽不動,哀樂不生的境界。
   你們大家要切記,法性是不會生滅去來的。」


  世間萬事萬物,皆名對待法,如「有無」、「大小」、「好壞」、
  「善惡」、「男女」、「淨穢」、「裡外」、「上下」等;
  今言見與不見,痛與不痛,六祖大師先讓神會說出了毛病,
  然後再告以見與不見都是兩邊的執著,痛與不痛都是生滅的現象,
  而佛性禪心是超越一切的,要截斷兩邊,不思善、不思惡,不談生、
  不論滅,還他中道一如,才算見本來面目。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