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欽老和尚的「念佛三昧」


  
       
    九年前,朱博士有個美國好萊塢的朋友金博士(
Doctor King),
    到台灣來請教南老師有關佛法方面的問題。

    這位金博士年紀輕輕,卅來歲,基督教家庭出身,學的是音樂,
    對佛法特別有興趣,鈴木大拙等各家的禪學著作、大般若經、
    及若干小乘英譯佛典都曾涉獵,並有在錫蘭斯里蘭卡某處習定
    一年多的經驗,是一個受現代高等教育的西方佛教青年。
 
    他在台期間也隨眾聽南老師講課,由朱博士當場傳譯,
由於語言的隔閡,對於所講內容的吸收頗感吃力。

    後來他要求朱博士有空帶他去參訪台灣地區的有道之士,
    朱博士當時很忙,抽不了身,便找上了我,要我帶著這位到處
    尋師訪道的老外,到外面去走走玩玩。我說我也不曉得那個是有道之士,
    幫不上忙啊!後來經不了再三的請託,推辭不掉,只好勉強應命。
 
    我說,那看誰呢?朱博士說隨便,再問金博士的意見,
    他說他喜歡修禪的和尚,在家出家二者都想見識見識。
    這下我可傻了眼,誰又知道誰會禪呢?

    我問他:「你在西方基督教家庭長大,怎麼也喜歡搞這一套啊?」
    他笑笑說:「我不知道,大概前生我喜歡玩這個吧!」
    我說:「你們美國人也講前生?」他理直氣壯地答道:「怎麼不講啊!」
 
    大家就這樣聊了聊,彼此有了認識。
隔天,本來我想帶他去拜謁印順老法師
    但以在嘉義太遠而作罷,最後乃決定先去找在武昌街
擺書攤的詩人周夢蝶,再上土城承天寺參訪廣欽老和尚

    結果金博士與詩人見面後,可說對機也可說不對機,
彼此並沒有什麼話講,三人站在人潮川流不息的明星咖啡店前廊下,
默然以對,不到半小時,便告辭走了。
 
    金博士與我轉搭公路局車往土城,下車後,改僱計程車上山,
    原先講好他出計程車費,我說我也坐了,我出一半吧!
    他說,那剛才公路局的車費他也要出一份。
 
    上了山,到了大殿,看見老和尚坐在殿中一處的蓮花墊上,
    我有一個老習慣,看了和尚喜歡拜,走到老和尚座前,
    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想不到這個年輕的老外,
    也緊跟著我趴地一聲拜了下去,老和尚只是坐在那兒,不作一聲。
 
    後來,老和尚移到窗邊的舊藤椅上去坐,我們跟了過去,
    他周圍的幾個尼師也圍攏過來,準備要當翻譯,
    我說我的閩南語還馬馬虎虎懂得一點,我來翻譯好了,
    省得多費一道翻譯手續。
 
    我首先跟老和尚簡單介紹了金博士的背景情況,
說他這一回專程到台灣來參學佛法,我特別帶他來,
師父您老人家給他開示。
 
    老和尚聽完話便問金博士:「你幾歲?」
    我以最快的速度作傳譯,「卅五歲。」金博士答。
    老和尚又問:「你有什麼問題?」
    「沒有什麼問題,我只是來看看。」

    老和尚再問:「佛法中你喜歡什麼呢?
    「禪宗。」金博士答。
    老和尚說:「淨土也很好嘛!淨土也是禪。」
 
    停了一會兒,大家沒講話,旁邊的尼師端來幾杯茶,
    我跟金博士各接過一杯飲用。
 
    這時老和尚抓到了題目,又問:「你手中拿著什麼東西?」
    「茶。」

    老和尚接著要金博士不要猶豫馬上回答他能喝茶的是什麼?
    金博士如法答:「渴啊!」
    我回稟老和尚說:「口乾啦!」
    「不對!不對!老和尚當頭不客氣地猛下一棒,
弄得金博士很不好意思,回不了話。
大家想想能喝的怎麼會是「」呢?
 
    老和尚看金博士不講話,便安慰他說:
    「普通到我這兒來,我都讓人念阿彌陀佛什麼也不談
       這次你來以前,我莫知你來,你走了,我也莫知你到那裡去,
       現在你喝茶,我便問你喝茶。

       能喝茶的並不是只是一種現象。」
 
    說完,老和尚又將同樣的話重覆了一遍,並說:
    「我聽雲居士說,你在錫蘭下過功夫,
       我現在只是跟你開開玩笑而已。」
 
    停了一下,金博士開了口,問說:
    他曾看佛學書籍中提到有個「念佛三昧」,到底有沒有這回事?
    老和尚是否得過這種境界?
 
    老和尚這下又說:
    「你來以前,我莫知你來,你走了,我也莫知你到那裡去,
       現在你問我問題,我憑我的記憶回答你。

       我在五十幾年前,有一次情況我認為是念佛三昧,
       你以為怎樣我不曉得。」
 
    金博士一聽,精神來了,說他喜歡聽。
    我趕快從旁翻譯道:「他請師父開示啦!」
 
    老和尚說:
    「五十幾年前,我在福州鼓山時,有一次隨眾在大殿行香念佛
       大家隨著木魚聲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手結定印,邊走邊念,突然我那麼一頓。......」
 
    老和尚的話我逐句翻來,到了「那麼一頓」這裡,我頭大了,
    勉強譯成「
Once suddenly a stop」。

    老和尚馬上對著我說:「你不要翻錯啊!不是『停止』哦。」
    這時金博士看了老和尚「那麼一頓」的身勢與手勢,
    表示他懂得老和尚的意思,而我也覺得我的翻譯有誤,慚愧莫名。
 
    老和尚接著表示,當時「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
    先在大殿地面盤繞,然後再冉冉地迴旋上升起來
    老和尚講到此處,邊作緩緩盤旋手勢,同時念佛,聲音深沉而渾厚。

    他說當時沒有什麼寺廟建築和其他人事物的感覺
    只有源源不斷的念佛聲由下至上一直繞轉
    盡虛空、遍法界盡是彌陀聖號
 
    我問老和尚:「此時師父行不行香?」
 
    老和尚說,那時他也不曉得行不行香,也不曉得定在那裡,
    光是「南無阿彌陀佛」而已,最後維那引磬一敲,
功課圓滿,大眾各歸寮房,他還是一樣「南無阿彌陀佛」下去,
二六時中,行住坐臥,上殿過堂,
    完全融於南無阿彌陀佛佛號聲中,鳥語花香,如此有三個月之久。
 
    老和尚笑著說:
    「那真的很爽快!不過這只是我記憶中的體會,是不是念佛三昧,
       我給你作個參考,我覺得是個念佛三昧,
       你認為是不是那是你的事情了。」
 
    老和尚這麼不見外地坦誠相見,以個人實際的修持經驗為來者解惑,
    金博士聽了似乎大感受用,法喜充滿,高興得不得了。
 
    這時圍侍在旁邊的尼師們怕老和尚累了,一直要他休息,
    我想這回上山已有收穫,沒有白跑,便起身告退,沒想到我沒拜,
    這位獲嘗法味的老外,又趴地對老和尚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我們出了殿外,由於時間還早,便在周圍的欄杆邊徘徊了一下,
    欣賞承天寺的翠綠山景。我告訴金博士說,對面有個日月洞
    聽說老和尚早前剛來台灣時,曾在洞裡閉關
    他可以從大殿這邊一躍飛到那邊,不知是真是假。
    我們兩人正這麼閒扯時,不經意一回頭,老和尚竟跟在後面走了過來。
 
    我趕快叫說:「師父,您怎麼跑出來了!」
    老和尚一臉笑得好開心說:「玩玩,玩舛嘛!」
 
    那時老和尚已很少出門,我看到幾個尼師站在大殿門口,
    很關切地望著這邊,想是怕老和尚走遠了,
又有老和尚的吩咐,不便過來。
 
    我一時興來,便提起老和尚有關他飛越兩山間的傳聞。
    老和尚答說:「莫啦!莫啦!不要亂講。」
    我又轉頭告訴金博士:「你今天的緣很好,老和尚平時很少出來。」
    又跟老和尚說:「我看師父是中意他。」
    老和尚笑著說:「莫啦!莫啦!跟你們玩玩,玩玩。」
 
    大家如此站在一起,不再講話,我告訴金博士,這時正好一起念佛,
    便自個念了起來,金博士沒念,老和尚在旁邊看看我,又看看他,
    大約有三分鐘的樣子,我看也差不多了,便再跟老和尚告辭,
    老和尚又送了我們幾步路,被我勸止回去。
 
    下山時,我們的計程車沿著曲折的山路蜿蜒而行,
    柔和的陽光在林間山邊閃耀,我感覺整個身心非常暢快,
    金博士轉過頭來,問我原本的中國文化是否也講三昧呢?

    我沒有什麼學問隨便以破爛的英語,拾了論語中
    「君子無終食(日)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及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的記載給他參考,
    他一聽大為興奮,說:「這應該就是一種三昧吧!」
    我笑笑說:「這是個大問題,我可就不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佛乘宗 佛乘道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